ブログトップ

中国国際貿易促進委員会山西省委員会駐日本代表処

sxcn.exblog.jp

绿色与少年(中国・ 山西・吕梁之植树纪行)

日本語原文(菊地正泰)中国語訳文(李 金波)

  二〇〇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一早,我们埼玉县日中友好协会第二次植树访华团一行十五人乘坐着专用巴士,向植树节的现场奔去。我作为访华团成员之一参加了“枯萎的树也是山的一景”活动。



  车从山西省太原市进入了高速公路向着西南方向奔驰着。穿过了汾阳市向着西北在离石市下了高速,又沿着国道不断地跑,终于到了峪口镇。随着行驶道路渐渐狭窄,我们知道车已经进入了吕梁山脉的怀抱。车身向东一拐,将我们带上了没有进行铺装的土路,在一个施工现场的路边停了下来。从省城太原开始公安的警车和省政府官员的车就在前头领路,他们先下了车,我们的团员一个接一个紧步后尘。这时,天已经是接近中午时分了。

  路的右边是河,左边是一幢新的二层建筑的食堂。矗立着的蓝色招牌上用黄色横写着“李氏”、红色竖写着“吃吃看食府”的字样。墙面上挂着大红横幅“热烈欢迎埼玉县日中友好协会访华团” 白色的大字格外醒目。

  食堂前面挤满了早早站在那里等候的当地的领导和群众。食堂周围是建筑材料的堆放场,附近房屋上十几个正在垒筑砖头的建筑工人也停下手中的活计,稀奇地朝着访华团这边张望。沿着右边的这条河往下游再走十几公里就是著名的北武当山。那里有一座道教的古刹镇座在海拔一九八二米的山顶上。当地的民众信奉道教的很多,这条路就是当地政府为了上山进奉的民众修建的直达山口的必经之路。这次,瞄准了这个地角设置了植树造林据点,又开辟了招徕顾客的小小商店街,还真透着当地人的精明。

  中国政府开始重视自然环境了。我不知道投入了多少国家预算,但是,走遍山西任何一座山上都可以看到布满在山体上那稀稀拉拉的造林迹象。那些种植在陡坡斜面上的树,每一棵都被用石灰土围着,哪怕是一点点的水土也不让它流失掉。望着这样一堵独特的人造风景,着实地令人感动。绿化这一片荒山,其中人们付出的苦劳是可想而知的。可以明显地看出退耕还林、种植树苗的耕地不断扩大着。因为这样可以直接转化成现金收入,农民们竭尽全力地干着。听说上山植树绿化的不是山西的农民,而是从四川那边过来的农民工。应了那句俗话——“下边还有下边的”。

  小商店街前面离河滩有二十多米远,水流约二十多米宽,枯枝杂草自然形成了一片丛滩。河的对岸山与山之间的沟谷被挖掘,顺势造就成了一处小广场,再往前的那个山脚就是我们要去的植树节的会场。身穿蓝色红色衣服的村里人散点在广场上,眼下中国非常流行的塑料空气拱形门被固定在入口处。虽然距离很近,但因为有了这道拱门,再加上嘈杂人踏,黄土飞扬,看上去这道风景却有了遥远的距离感。

  迈进食堂的门,旁边放着四个洗脸盆,澄清的水晃动着,旁边还摆着崭新的毛巾,这样的事是不曾有过的。在水源极度缺少的山西内部山区受到这样的款待让人诚惶诚恐。让我联想起日本的农家在盂兰盆节家人扫墓归来时,女主人在廊下为大家准备好洗手水的情景。那样的风景在此时重现,让我不由得心情平静而温馨起来……

  我们的团员加上从太原开路而来的警官、省里的随行官员和当地接待我们的领导共四十多人围坐了四桌。当地的农家特色菜大量地搬上桌,塑料大棚里栽培的磨菇类炒菜、土豆淀粉加工的料理、肉类和淡水鱼也相继端上桌来了,饭桌上盘子碗儿堆成了小山。山西人以世界面食的发源地而引以为自豪。午饭接近尾声,店员给我们端上了盛着面条的碗,浇上了特制的汁儿。这满桌上的料理都是用山西特产的黑醋烹制的。还有在山西未曾喝过的当地的啤酒,一喝马上就清醒了。

  一出道边就是现场临时搭建的男女厕所,施工用的砂石堵着一扇门。河里有大量的垃圾,细细的水流弯弯曲曲地淌着。看到厕所和垃圾,我想起古人说过“衣食足知礼节”的名言,两千年的时光虽已过,这话一点也没有活用于眼前的现实。

  还是由警车先头开道,我们通过了架在枯草河滩上的小桥,来到了植树节的会场上。

  天空不能说是万里晴空,但比起太原是晴朗多了。偶尔刮过一阵风来,黄土随之就像龙的尾巴一样腾空而起。

  团员们从车里下来走向会场时,广场中央早已准备好的十七名打鼓队员齐声敲响了震天的大鼓。那个雄浑纯朴的鼓声,好像从远古而来就不曾改变过,它让人觉得那是万人同步的节奏……指挥者身穿黄色,其他奏乐团员都一身红色,系着黑色的宽腰带,她们全都是年轻的姑娘。乐团的后边,有八十多名穿着蓝色运动装的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胸前系着红领巾,笔直地列队在广场上。

  两山之间的山脚地带,两边被削掉的二十多米高的绝壁上,铲车的爪印还清楚地留在上面。这里是连一块小石头块都找不到的纯粹无污的黄土。被削切过的山体上部,只有长得还不到人腰高的杂草勉勉强强地覆盖着地面。被削平了的土地开辟成的这个广场远远地看上去很宽敞。这里今后将怎样进行开发和再利用呢?我期待着数年后再来亲眼看看。

  拴着大红的欢迎标语的塑料绳被压在红色的地毯下,话筒架立在会场的中央,左右两边摆放着很大的喇叭。长长的四张条桌一字摆开,蒙上了红桌布,上面摆着水果和瓶装矿泉水。

  省市及当地的官员和团员们刚一就座,远处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一阵蓝色硝烟随风飘来,夹杂着呛人的气味。接着几声震耳欲聋的空炮响声冲天。我们的植树仪式安排在这热热闹闹的程序中进行着。省对外友协的官员主持大会,省和县林业厅的主要负责人进行了讲话,当然,都是些赞美的词句。与其作出呼应的,是我们这次访华团的团长、也是友好协会的会长用中国语的致词。瞬间,被鞭炮驱赶在远处的大人小孩一下子都围到会长的附近。不懂中国语的我,趁势想数一下人数,可是数了一层又围上了一层,怎么也数不确切,至少有两百人以上。少年们立在原地竖起耳朵一言不漏地听着;青年和大人们抄着胳膊的、双手插在口袋里的睁大眼睛盯着热情洋溢的会长;老人们有的握着铁锨蹲在那里静静地听着。上了年纪的人,至今还有穿着中山装的。有的头上包着毛巾的老婆儿也穿着中山装,小个子裹着大衣服看着有些滑稽可爱。那些举止稳重的黑黑的脸上刻着皱纹的老人们,一定还记得他们年轻的时候,日本军在这里所犯下的残虐吧。小学生和幼儿们在红色的地毯上席地而坐,伸长了脖子说不上是听着还是看着的样子。

  不知道是怎么得知的消息有这么多人在这集会,居然有四家小店在这里摆开了小摊儿。卖冰激凌的、还有烤肉肠的。那肉肠被插在一根细棍儿上晃晃悠悠地在炭火上烤着卖着。父亲给孩子买来的冰激凌滴答滴答地开始化了,那当爸爸的小口小口地舔着然后又递给了孩子,那情景简直就是相声里描绘过的父子世界。但是,有九成九的听众,其间,即使是山上的大风卷着黄土刮过来也是纹丝不动地听着。

  开会结束后就是植树仪式了。会场的后面已经挖好了树坑,旁边放着油松树苗,根部上还包着土,连浇树的水也给我们准备好了。刚才还列队的少年,已先头跑上了山坡给我们做帮手。听说他们从一大早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第一次植树是在山的里面,当地的农民给我们做过帮手。这次离村子很近,今天又是星期天,我想所以来了这么多的人吧。

  少年把铁锨递给我了。中国的铁锨柄长,没有把手,我还有点使不惯,就着山坡用脚把松软的黄土推向树根,然后轻轻踩一踩。少年随后就给油松浇上了水。一棵又一棵,一米高的树苗一颗接一棵地站立起来了。一点儿都不胆怯的少年与我笑脸相会。

  今天,跟这些肩负着未来的少年一起种植茁壮成长的树苗,其由衷的欣喜是我们全体访华团员的共同感受。

  植树节结束了。

  蓝色的天空中,像提灯一样三尺直径的大红气球随风飘动……和平万岁!

二〇〇九年五月八日

日本語原文中国語訳文
[PR]
by li_japan | 2009-10-15 23:24 | sx(晋、山西) | Comments(0)
<< 呉川さんが東日本漢語教師協会会長に 緑と少年(中国・山西・呂梁へ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