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中国国際貿易促進委員会山西省委員会駐日本代表処

sxcn.exblog.jp

喬五之先生が太原解放について語る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太原新闻 一个市民:亲历新旧交接(图)d0007589_8381716.jpg
时间:2009-04-24 来源:山西新闻网 记者 刘斌



解放前夜的太原,本文的主人公乔五之,就住在阎锡山政权中心 “山西省政府”(同时也是“太原绥靖公署”所在地)旁的老太原师范学校,乔五之的父亲乔松岩,是当时山西省的名教席(权威老师)、“太原教育界四大金刚”之一。

1949年,刚13岁的乔五之是太原市一名准中学生,他目睹了这座城市的巨变。如今,他已满头白发,是中国环境科学方面的权威专家,还撰写了多篇反映当年解放太原的文章。最近,本报记者赶赴北京,听他讲述60年前在太原的所见所闻。                   乔五之现照

那一年,太原城濒临崩溃

时光倒回到1948年下半年,消息不断传到太原城内:“晋中战役阎锡山大败,共产党已围城了”。太原街头的人好像多了起来,最明显的是军人多了。

与熟悉的阎锡山二战区山西兵不同,这次有很多操着南腔北调的外来兵。听路边的大人议论:这是“中央军”,是国民党派来帮阎锡山守太原城的,拿的枪炮、穿的衣服要比阎锡山二战区的部队好一些,但相同的是,军人脸上满是疲倦。

乔五之上学的教室已经回不去了,几乎太原所有中小学 (山西大学已迁到当时的北平)的房屋,都被阎锡山的军队占用。

像乔五之这么大的孩子整天就是在大街上闲晃,很容易碰到“怪事”:在柳巷正大饭店门口,常常蹲坐着一群男人,打量着附近的商铺。一旦发现有人进货或商铺开门,就喊出一帮人马,拔枪组队,冲进去找目标物,这些都是兵。

到1949年1月,太原城彻底被解放军包围,除空运外,外界的一切物资供应都断绝了。学校、医院、粮店,几乎所有的公共机构全部停止运转。为一口吃的,有人去汾河边抢为军队空投的“红大米”,有的甚至被从天而降的米袋砸死;有人去偷放在民房中的军用物资换钱,被发现后击毙。

但乔五之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他弹弓打得极好,便和几个小伙伴用弹弓去打鸽子,之后拿到柳巷北口的一个大饭店里,一个鸽子能卖一块银元,再拿银元去买粮食。

就这样,等着、耗着。

那一天,攻城战结束

围城3个月后,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攻城战开始了。

那时候,城里每家每户都挖出了自家的“掩体”。乔五之家也一样,父亲号召家里人一起在屋当中挖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洞,在上面放一张坚固的大桌子。

4月23日,每晚都在洞里给孩子们讲故事的父亲这晚没讲一个字,全家人紧靠在一起,窝在洞里没有一丝睡意。与以往不同,这次炮弹声、枪声越来越近。到凌晨的时候,密集的枪、炮和爆炸声彷佛就在身边。过了不久,能听到人的脚步声或者是一连串子弹打破玻璃的声音。天快亮的时候,枪声减弱,但院子里、房顶上,传来“放下武器,解放军不杀俘虏”的喊话。心惊胆战一夜的全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从洞里出来。

乔五之掀开窗棂被子弹打坏的一角,从一个细小的缝中窥探外面情形。一排解放军战士正在打扫战场,他们还没来得及换装,穿着破烂的棉衣,黑棉花翻在外面,行动异常敏捷。

没多久,有邻居走出了家门,他看到了自己的小伙伴。

战争结束了。

那一刻,陌生人登门拜访

新来的这支军队是什么样的人?那些看上去农民模样的士兵会像那些在街头抢东西的旧政权残兵吗?对普通百姓来说,一切都是未知,多数人都在观察。

不久,一位干部模样的解放军走进了教师宿舍院内,身后还跟着一位斜挎手枪、提着一包点心的警卫员。跳过坍塌的院墙,进到乔五之家的院里,冲着他家大喊:“乔老师,你在家吗?”父亲听到后应声而出,兴奋地喊着母亲,“你看这是谁?”母亲出门一看:“这不是小杜吗?”

这个陌生客人说,在城外时,他就打听到老师的住址了,部队在太原不能久留,也不在市区里驻扎,马上就要撤出城,所以赶着来看望老师和师母。原来,这个陌生的解放军军官是他父亲的学生!

母亲指着桌上的点心包,问:“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太原已经啥也买不到了啊!”“小杜”说,是攻城前在城外就买好的,知道城里没东西,送给老师当见面礼。

意外重逢,乔五之父亲和“小杜”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聊了一个多小时,这个解放军干部起身离去,临走前恭恭敬敬地给父亲鞠了躬。

那一次,他明白了“解放”

后来,乔五之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大学生的身份赴苏联留学,获得博士学位,成为我国家用电器噪声控制方面的专家。

解放,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说,那天后,他感受到很多新东西。

重新回到教室,乔五之发现,每个学校最大的变化是来了一位新校长和一位军代表。新校长是共产党员,擅长政治报告。做报告时,从无手稿,但很有吸引力,师生们不停地移动着屁股下的小板凳,向讲台靠近(那时没有扩音器)。

军代表是个叫丁大力的青年,二十多岁,南方口音,能说会道,还能歌善舞。《解放区的天》是他教给乔五之的第一首歌。他不像以前的学校老师那样文绉绉,却热情四溢,同学们很快就和他混熟了。谁思想有问题,都乐意找丁代表聊聊。

这是新政权给少年乔五之的第一印象,原来共产党并不像阎锡山政府说的那样恐怖无情,之后的另一件事加深了他的这种印象。

太原解放1个月后,一天中午放学前,炮弹爆炸声骤起,地摇窗震。城北坝陵桥那里的一个阎锡山的炮弹库,在搬迁过程中发生了爆炸,爆炸声全城可闻。

当天中午,乔五之家接到通知,弹库爆炸可能引发储存附近毒气弹的库房爆炸。依据当时的风向,街道动员市民向城西汾河岸边的开阔地带紧急疏散。直到半夜,爆炸声才慢慢停下。乔五之事后得知,在爆炸发生后,解放军派去一个排,冒死从爆炸中心搬空了周围的弹库,免去一场灾难。

经过这么几件事,对新生的政权,乔五之由陌生到亲切,1949年年底,乔五之和一批同学加入“中国共产党青年团”的前身“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他明白了解放的意义,也将自己的人生跟它紧密联系起来。
[PR]
by li_japan | 2009-04-24 23:59 | sx(晋、山西) | Comments(3)
Commented by つぼみ at 2009-04-26 09:03 x
4月24日是太原解放60周年纪念日
Commented by li_japan at 2009-04-26 09:03
准中学生?
Commented by つぼみ at 2009-04-26 09:04 x
刚当上、或还没有当上。预备中学生
<< 日本山西青年連合会の交流会 太原市第八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