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一言一会/那三届

sxcn.exblog.jp

カテゴリ:語の録( 25 )

招聘启事 那三届群の値旬に関する呼びかけ

「那三届」群の兄妹各位、新年好。

ご存知のとおり、本群は暦で日本語勉強し楽しんでいます。暦にある毎日一句と皆さんの中訳、特に、趙さんの毎日一詩は、すばらしいと思います。

そのために、今は張老師が毎日頑張っています。かつて、朱老師がしばらく代行されたこともあり、その間は私が一時帰国に当り、万が一、不慮のことを考え、群主権も朱老師に移しておきました。幸いなことで意外なことがありませんでしたが、非常にありがたいことで、ここでお二人に深く御礼を申し上げます。

この輪を広めるため、値旬について考えました。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基本的作業は毎朝、
「那三届」群にカレンダー、格言とお題を出すこと、
「学日文と那三届」群にカレンダーと格言を出すこと、
必要な場合、群主権もに移す用意があります。必要な関係データは、私が用意いたします。

その後の予定は、皆さんからのご自薦を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1月01日(金) から 1月07日(木) まで 李老師
1月08日(金) から 1月15日(金) まで 朱老師
1月16日(土) から 2月01日(月) まで 李老師
2月02日(火) から 2月21日(土) まで 張老師
2月22日(日) から 2月29日(月) まで 顧老師
3月01日(火) から 3月10日(木) まで 朱老師
3月11日(金) から 3月20日(日) まで 李老師
いかがでしょうか?あと0名のみ、滅多にないチャンス!特に若い方に期待しております。

那三届 李拡建 拝上
d0007589_13311270.jpg

[PR]
by li_japan | 2016-02-07 11:14 | 語の録 | Comments(0)

2017暦の格言に関する学習予定

101(日)【今日の格言】
一年の計は元旦にあり
【発音】一(いち)年(ねん)の計(けい)は元旦(がんたん)にあり
【试译】一年之计从初日开始
【url】 http://sxcn.exblog.jp/22726006
【今日の言葉】31

102(一)【今日の格言】
広い経験と深い教養が心を打つ
【発音】広(ひろ)い経験(けいけん)と深(ふか)い教養(きょうよう)が心(こころ)を打(う)つ
【url】 http://sxcn.exblog.jp/23752854/

103(二)【今日の格言】
自分で責任をとる勇気を持とう
【発音】自分(じぶん)で責任(せきにん)をとる勇気(ゆうき)を持(も)とう
【url】 http://sxcn.exblog.jp/23752857/

104(三)【今日の格言】
気分をひきしめるために掃除を
【発音】気分(きぶん)をひきしめるために掃除(そうじ)を

105(四)【今日の格言】
希望を信じて苦しみに耐えよう
【発音】希望(きぼう)を信(しん)じて苦(くる)しみに耐(た)えよう
【试译】志坚行苦
【url】 http://sxcn.exblog.jp/22809298
【今日の言葉】01

106(五)【今日の格言】
協力して仕事をやりとげた喜び
【発音】協力(きょうりょく)して仕事(しごと)をやりとげた喜(よろこ)び

107(六)【今日の格言】
自分の将来を考えてわが道を!
【発音】自分(じぶん)の将来(しょうらい)を考(かんが)えてわが道(みち)を!

108(日)【今日の格言】
尊敬し目標にできるライバルを
【発音】尊敬(そんけい)し目標(もくひょう)にできるライバルを
【试译】将可敬的榜样当对手
【url】 http://sxcn.exblog.jp/22913319
【今日の言葉】02

109(一)【今日の格言】
気のゆるみが大きな失敗を生む
【発音】気(き)のゆるみが大(おお)きな失敗(しっぱい)を生(う)む
【试译】败源于疏
【url】 http://sxcn.exblog.jp/22765795
【今日の言葉】03

110(二)【今日の格言】
より深くより広い研究を持つ
【発音】より深(ふか)くより広(ひろ)い研究(けんきゅう)を持(も)つ

111(三)【今日の格言】
冷たい形式より真心で接しよう
【発音】冷(つめ)たい形式(けいしき)より真心(まごころ)で接(せっ)しよう

112(四)【今日の格言】
独創的な企画は必ず反対される
【発音】独創(どくそう)的(てき)な企画(きかく)は必(かなら)ず反対(はんたい)される

113(五)【今日の格言】
社会人としてケジメのある態度
【発音】社会(しゃかい)人(じん)としてケジメのある態度(たいど)

114(六)【今日の格言】
人に接する時はおだやかな心で
【発音】人(ひと)に接(せっ)する時(とき)はおだやかな心(こころ)で

115(日)【今日の格言】
小事にこだわらず高い目標を!
【発音】小事(しょうじ)にこだわらず高(たか)い目標(もくひょう)を!
【试译】拨冗举纲
【url】 http://sxcn.exblog.jp/22919846
【今日の言葉】04

116(一)【今日の格言】
仕事を追いかける気持ちが大切
【発音】仕事(しごと)を追(お)いかける気持(きも)ちが大切(たいせつ)

117(二)【今日の格言】
仕事が趣味になるまで努力する
【発音】仕事(しごと)が趣味(しゅみ)になるまで努力(どりょく)する

118(三)【今日の格言】
逆境は自分を強くするチャンス
【発音】逆境(ぎゃっきょう)は自分(じぶん)を強(つよ)くするチャンス

119(四)【今日の格言】
知恵をしぼって人の三倍働こう
【発音】知恵(ちえ)をしぼって人(ひと)の三(さん)倍(ばい)働(はたら)こう

120(五)【今日の格言】
自分で自分の運命を設計しょう
【発音】自分(じぶん)で自分(じぶん)の運命(うんめい)を設計(せっけい)しょう

121(六)【今日の格言】
先手必勝!企業競争に勝とう!
【発音】先手(せんて)必勝(ひっしょう)!企業(きぎょう)競争(きょうそう)に勝(か)とう!

122(日)【今日の格言】
気後れに負けると成功できない
【発音】気後(きおく)れに負(ま)けると成功(せいこう)できない

123(一)【今日の格言】
人間愛に貫かれた信念を持とう
【発音】人間(にんげん)愛(あい)に貫(つらぬ)かれた信念(しんねん)を持(も)とう
【试译】坚持博愛
【url】 http://sxcn.exblog.jp/22843317
【今日の言葉】05

124(二)【今日の格言】
自分から苦労を買って出る気で
【発音】自分(じぶん)から苦労(くろう)を買(か)って出(で)る気(き)で

125(三)【今日の格言】
カケヒキを排して魅力を売ろう
【発音】カケヒキを排(はい)して魅力(みりょく)を売(う)ろう

126(四)【今日の格言】
正しいシステムは人間を生かす
【発音】正(ただ)しいシステムは人間(にんげん)を生(い)かす

127(五)【今日の格言】
自分の力を誇示せぬ謙虚な姿勢
【発音】自分(じぶん)の力(ちから)を誇示(こじ)せぬ謙虚(けんきょ)な姿勢(しせい)

128(六)【今日の格言】
人をうらやむ前に自分に勝とう
【発音】人(ひと)をうらやむ前(まえ)に自分(じぶん)に勝(か)とう
【试译】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url】 http://sxcn.exblog.jp/22722170
【今日の言葉】06

129(日)【今日の格言】
人の和は強い心と温和な態度で
【発音】人(ひと)の和(わ)は強(つよ)い心(こころ)と温和(おんわ)な態度(たいど)で
【试译】宽忍求和
【url】 http://sxcn.exblog.jp/22919767
【今日の言葉】07

130(一)【今日の格言】
自分の主張だけにとらわれない
【発音】自分(じぶん)の主張(しゅちょう)だけにとらわれない

131(二)【今日の格言】
流行に流されず自分を育てよう
【発音】流行(りゅうこう)に流(なが)されず自分(じぶん)を育(そだ)てよう
【试译】漱流自强
【url】 http://sxcn.exblog.jp/22913344
【今日の言葉】08

201(三)【今日の格言】
見栄を捨て内面を豊かにしょう
【発音】見栄(みえ)を捨(す)て内面(ないめん)を豊(ゆた)かにしょう

202(四)【今日の格言】
ヒューマニズムに立った努力を
【発音】ヒューマニズムに立(た)った努力(どりょく)を

203(五)【今日の格言】
苦しみをたがいに経験してこそ
【発音】苦(くる)しみをたがいに経験(けいけん)してこそ

204(六)【今日の格言】
自分が決めた目標に挑戦しょう
【発音】自分(じぶん)が決(き)めた目標(もくひょう)に挑戦(ちょうせん)しょう

205(日)【今日の格言】
仕事の苦労を分かちあうために
【発音】仕事(しごと)の苦労(くろう)を分(わ)かちあうために

206(一)【今日の格言】
慎重な行動は成功に通じている
【発音】慎重(しんちょう)な行動(こうどう)は成功(せいこう)に通(つう)じている
【试译】慎行而成
【url】 http://sxcn.exblog.jp/22856236
【今日の言葉】09

207(二)【今日の格言】
すべてのことに心を打ちこもう
【発音】すべてのことに心(こころ)を打(う)ちこもう

208(三)【今日の格言】
限りない欲望をおさえ独立自尊
【発音】限(かぎ)りない欲望(よくぼう)をおさえ独立(どくりつ)自尊(じそん)
【试译】节欲自尊
【url】 http://sxcn.exblog.jp/22919913
【今日の言葉】10

209(四)【今日の格言】
毎日を真剣に生きることが大切
【発音】毎日(まいにち)を真剣(しんけん)に生(い)きることが大切(たいせつ)

210(五)【今日の格言】
苦悩が断ち切れる強さを持とう
【発音】苦悩(くのう)が断(た)ち切(き)れる強(つよ)さを持(も)とう

211(六)【今日の格言】
ムダをなくして大きな成果を!
【発音】ムダをなくして大(おお)きな成果(せいか)を!

212(日)【今日の格言】
力を合わせて全体の進歩を図る
【発音】力(ちから)を合(あ)わせて全体(ぜんたい)の進歩(しんぽ)を図(はか)る
【试译】团结奋进
【url】 http://sxcn.exblog.jp/22664756
【今日の言葉】11

213(一)【今日の格言】
ほんとうの節約は信頼を高める
【発音】ほんとうの節約(せつやく)は信頼(しんらい)を高(たか)める

214(二)【今日の格言】
実践に裏打ちされた理論を持て
【発音】実践(じっせん)に裏打(うらう)ちされた理論(りろん)を持(も)て
【试译】知行合一
【url】 http://sxcn.exblog.jp/22849956
【今日の言葉】12

215(三)【今日の格言】
会社の発展は若い人たちの力!
【発音】会社(かいしゃ)の発展(はってん)は若(わか)い人(ひと)たちの力(ちから)!

216(四)【今日の格言】
自分のミスは自分で責任を負う
【発音】自分(じぶん)のミスは自分(じぶん)で責任(せきにん)を負(お)う

217(五)【今日の格言】
日頃の勉強が壁を乗越えさせる
【発音】日頃(ひごろ)の勉強(べんきょう)が壁(かべ)を乗越(のりこ)えさせる

218(六)【今日の格言】
朝の十分間が成果の分かれ目!
【発音】朝(ちょう)の十(じゅう)分間(ふんかん)が成果(せいか)の分(わ)かれ目(め)!

219(日)【今日の格言】
不摂生を戒め健康を保持しょう
【発音】不摂生(ふせっせい)を戒(いまし)め健康(けんこう)を保持(ほじ)しょう
【试译】摄生保健
【url】 http://sxcn.exblog.jp/22770663
【今日の言葉】13

220(一)【今日の格言】
まず"全体の流れ"を把握しょう
【発音】まず"全体(ぜんたい)の流(なが)れ"を把握(はあく)しょう

221(二)【今日の格言】
不仲にならないような貸借を!
【発音】不仲(ふなか)にならないような貸借(たいしゃく)を!

222(三)【今日の格言】
オダテにのらず正確な自己評価
【発音】オダテにのらず正確(せいかく)な自己(じこ)評価(ひょうか)
【试译】人贵自知
【url】 http://sxcn.exblog.jp/23107982
【今日の言葉】14

223(四)【今日の格言】
心の充実した人こそ魅力がある
【発音】心(こころ)の充実(じゅうじつ)した人(ひと)こそ魅力(みりょく)がある

224(五)【今日の格言】
周到な計画を立て安全な仕事を
【発音】周到(しゅうとう)な計画(けいかく)を立(た)て安全(あんぜん)な仕事(しごと)を



[PR]
by li_japan | 2016-01-01 19:35 | 語の録 | Comments(0)

我的1977,比翼齐飛 in 《那三届》同人誌

Henry Zhang 6:18
77级、78级大学生的异同

木に子 6:29
Zhang大兄 [握手]好久不见。
好像山西的77没有预考,也不分文理。
内蒙呢?

君子不器 8:33
我77年以在校生资格也参加了北京的考试,
没有复习也没有预考。
只是录取分数线比其他人高很多。

浮雲 8:53
我是辽宁考的,
没听说77级应届高中生分数要高出很多
(班内就有应届高中生)。
老高三确实分数要高出很多。
当年十月份人民日报发出恢复高考一文之前,
小道消息已经流向社会,
至十二月各省统考。
大家都在可能的情况下复习备考。
相信群内还有各省77级的,
亦不乏有高中应届毕业生77级的[表情]

雪迷 8:58
当年除老三届,
就是72,74届毕业生多一些。

君子不器 10:08
应届生和在校生不一样

浮雲 10:15
当年除老高三分数有特殊要求之外,
其他所有人一视同仁,
全体社会人,
包括在校生,应届生,
应当没有差别。
特殊情况例外,
例如77届的张艺谋的年龄超标等等。

liu lin 10:21
可能每个地方政策不一样。
西安和北京类似。
西安当年在校生的录取线比其他人高很多。
我记得当年西安的录取分数线好像是平均分53分左右,
可是对在校生的录取分数线是平均分60分。
我是59.5分,没被录取,所以记忆很深。
我当年也是在校生
直接告诉我没过录取线

浮雲 10:25
各地政策可能略有差别。
可是当年的成绩及录取分数线是公开的吗。
我们这还是進了大学,
个别人和辅导员关系不错才打听到自己的成绩。

liu lin 10:26
而且那几年也没有什么特招,不像现在。

才气冲天 10:27
好汉不提当年勇。

liu lin 10:28
有道理[强]

浮雲 10:29
说得好。
只是怀旧聊一下,并无他意。
问到班上老高三,个个都是高分。
在校生考進来的分数并不高(仅是本地区呀)

CJ-chen 10:52
我是77级北师大化学系。
我印象一般社会生和在校生分数差不多(在校生略高些),
老高三则分数高。
开始因年龄大没被录取,后来走读扩招了。
我们都开学1、2个月以后,
走读生进来几位,都是年纪大高分的。
(北京的77级都记得这一段吧!)

Sun Shenglin 10:58
79的贡献一个分数差,
当年全国统考各地打分,
班里最高和最低相差120分。

liu lin 10:59
在校生基础差,
分数一般都不会高

Sun Shenglin 11:03
文科应该有所不同。

liu lin 11:06
不好意思,有所得罪。在此道歉[表情]

浮雲 11:07
记得文革时,初中三届,高中三届,
一夜之间全部变成光栄的「知识青年」。
77级时,那些老高一至老高三的三届,基础扎扎实实。
要求他们高分也不为过。
尽管年龄偏大(记得是最大必须是1947年以后出生的)

Sun Shenglin 11:27
太客气了。
我看到的也都是身边的情况,
互相补充,信息共享。

不寒不暑 11:44
77级、78级大学生的异同

君子不器 11:46
看来你有必要去回国调查,
回忆了[偷笑][偷笑]

不寒不暑 12:20
我们班进校时年纪最大的已有36岁,
系里年纪最大的乡村英语老师已是40岁的壮年
而班里最年轻的17岁

才气冲天 12:22
俺上大学时还差2个月15岁

山清水秀(新) 12:35
天才

liu lin 12:36
科大少年班的吧?神童!

浮雲 12:41
我们系最小的是1960年生。
和你那17岁差不多了。
但36岁我们这也沒有,
换算出应当是1941年生人,
可能和地区和专业有一定关系。
人材辈出,十年后井喷的年代[表情]

雪迷 12:43
我入学时17周岁

浮雲 12:45
那就是传说中的77级在校生了。
弱弱地问一句:你们77年十月至十二月在做什么?
不复习备考吗?

雪迷 12:46
中学毕业,在家待业。

浮雲 12:47
不复习,就大摇大摆地進考场了?

不寒不暑 12:48
我那时候在工厂当工人,三班倒,

浮雲 12:48
我也是工人。
想考的人都在挤时间备考,
包括在农村的知靑。
备考这方面即有史实,
也留下各种媒体记录。

雪迷 12:52
文革十年都没学习,一个半月够干啥的

浮雲 12:53
所以说,才去复习,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蔡毅 12:54
那叫,临阵磨枪,不磨也光[偷笑]

浮雲 13:01
如果是去遊び的,
想去找找感觉考试是什么样,
不看书也无妨。
因为那时对报名,限制很少。随便报名:
谁还记得77级报名费是多少銭了?

浮雲 13:08
我记得那个考场,
考试铃响,
五分钟退场的人亦有,
等到下面几门考试,
明显座位还有空的。

皖南 13:17
我是77年时也考了,270分,在校生。
一般录取是260分,在校生320分,所以没录取。
北京好像比较公开。

浮雲 13:19
至少我周围认识的77级的人,
还没有一个说:我不复写,就这么随便一考,就考進来了。
虽然77级的某些题和后来的招工试题都差不多[表情]

木に子 13:21
我记得我的那个考场在五一路小学。
考试前一天和后一天都去工厂上了班
几乎没有怎么复习

浮雲 13:26
群主例外,我那时还不认识你[表情]

Zheng Ju 13:59
我是复习了的,
从报上发布招生简章到考试有一个来月的时间。

木に子 14:03
那一个来月里,每天上班,
修理铁块,没缺一天勤[流泪]
每天下班后,周末看了一点书
我记得,
考完说考得不好的都上了,
说考得好的都落了[呲牙]

浮雲 14:24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
要复习书,要找老师均很难很难(在校生例外)
再说十年未考,出什么题,谁都沒有数,
更不要说要押题等等。
只好各自为战了。
再说北京应该知道这恢复高考的小道消息
比我们小城市要早一些吧,
我们在陈三两的国度里,
大概九月份就嚷嚷大学要考试了,
你们北京的臣民小道消息不会比我们知道的还晚吧?[表情]

浮雲 14:33
陈三两把我们整得営养不良,面黄肌瘦。
首都人民可是大鱼大肉等等敞开供应。
蔡毅老总:我没说错吧,
你可是老北京人,
要为我们地方小民说句公道话呀[表情] 

浮雲 14:34
当然虽然吃的差不少,
但拿起笔来考试的力气还是足够的。
考不上的,诸多原因多多,也怪不到陈三两。
北京考民,大鱼大肉随便吃也不一定就必须要考得好[表情]

Zheng Ju 14:42
我也上班,不过是当民办教师,沾点光。
以前写过一篇纪念文章。

浮雲 14:58
可能的话,能否发表一下大作,
让我们回忆下40年前的那个拐点,
那个历史大事件[表情]

Zheng Ju 16:03
我的1977.pdf(可在后面查看)

浮雲 17:28
亲身经历的现身说法。
77级,考上的或没考上的,
从农村,从工厂,从学校,
从一切地方来的,
每人都有一本各自不同的难忘回忆:
从获得恢复高考消息
(不限于人民日报那迟到的消息),
到挤时间备考,参加考试,录取等等。

木に子 20:33
捷足先登!我也正想抽点时间写一点类似话题的东西。
群里每人都应该有不少故事,合起来就是一本很好的《同人誌》!
第一册的名字就定为《我的1977》,大家以为如何?

Zheng Ju 20:35
那我算是抛了一块破砖

木に子 20:51
抛砖引玉!

浮雲 21:21
似乎是「比翼齐飛」为好。

山本ー江 我的复旦缘
也来回首一下往事。[微笑]
我的中学(高中)时代文革结束恢复高考,
1978年春天当时我还是(上海编制)中学三年级
(相当于现在的高二,预定1979年毕业),
因是学校尖子有一天被叫到上海南昌路科技会堂
接受老一辈科学家们的接见,
第一次见到了复旦大学数学教授苏步青先生
并得到了他的签名留念,
从此喜欢上了复旦。
同年5月我所在的上海市北虹中学
(当时是虹口区排名老末的重点中学)
拿到了一个在校生跳级考大学的名额
(上海市给了每个区10个跳级考名额,
而每个区都有30几所中学,
虹口区教育局的分配方法是七所重点中学各给一个名额,
剩下三个名额给余下的“先进学校”),
而我们学校将这个唯一机会给了我去接受高考挑战。
同年(1978年)7月我参加了78级高考,
事先填的第一志愿便是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结果如愿以偿。
经过四年的学习又被留校当了计算机科学系软件教研组的教师。
四年后(1986年)经过选拔被上海市科委所属的软件中心
(复旦大学是其理事单位之一)公派到日本企业进修,
从此开始了在日生涯。
在复旦大学学习和工作的八年是我的青春时代的主要内容和回忆。

彭飞 21:46
厉害!60年生的?

山本ー江
嗯。60年9月初。差了几天,晚读书一年。[偷笑]

彭飞 21:47
我是复旦77日语的,
77时好像没有计算机专业,你们是第一届?

山本ー江
77级有计算机系入学的。
复旦的计算机系成立于1975年,
是全国高校中最早的计算机系(之一)。
今年已经四十周年了。[微笑]

山本ー江
前辈幸会!
请多多关照![呲牙][握手][抱拳]

彭飞 21:53
可能当时没注意。
现在在东京开公司?
明年来日30周年?
我84年来日的

山本ー江
哇,前辈那么早就来日本了。[强][强]。
我现在在一家美资IT公司(日本オラクル)当社员
(客户支持部门的运营Director)。
请前辈多多关照!

彭飞 22:05
我在大阪,工作在京都外大。有空一起喝酒

汪先恩(安徽) 22:13
“文革”期间关于上山下乡“最高指示”的前后演变

陈妙生 22:17
在日本能够碰到上海市北虹中学的后辈也是第一次,
我是北虹中学75届的。幸会。

山本ー江
哇!是吗?![发呆][呲牙]

山本ー江
前辈幸会![呲牙][握手][抱拳]

山本ー江
我因小学是俄语班,所以被分到北虹中学。
如果要是小学学英语的,
我就要被分到长治中学,
以后和跳级考大学就无缘了。[愉快][偷笑]

陈妙生 22:26
祝贺你的荣欣,
不像我们那个时期正是文革后期,
中学毕业,听党指挥服从分配,
下配到工厂,造机器设备,
在厂里的时候,才考入大学。
当时我们在厂里考大学,也是过五关斩六将的。

山本ー江
嗯嗯,前辈说的是。
我姐姐也是75届,
被分配到上海市郊南汇农场务农,
直到80年才顶替老爸回城。[睡]

木に子 22:36
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我去过,
去看我哥々李大学,好像和你说过此事吧?
ちなみに、我在家谱中的名字为李大建

山本ー江
啊?!李大学就是你哥哥啊![发呆][呲牙]

木に子 22:44
五服之内的堂兄,他儿子在东京就职了

山本ー江
是我在复旦的时候他是复旦计算机系办公室主任。
写的一手漂亮字。
我们的毕业证书上姓名专业等字就是李大学写的[呲牙]。

木に子 22:46
字是写得不错[抱拳]

摄影老菜 2015-12-26 12:16
78级北京市理科状元是被老三届大哥拿到,不是我们高中应届生
78级全国有600万考生吧

cywjpcn 2016-2-24 8:40
回忆当年高考。在这里的各位都是当年尖子中的尖子。
知道你高考那年的录取率吗?(1977年~2012)

我的1977 by Zheng Ju
[PR]
by li_japan | 2015-12-25 06:18 | 語の録 | Comments(0)

77级、78级大学生的异同(高逸)

d0007589_82071.jpg
《文汇读书周报》第1558号“特稿”版
(2015年3月30日随《文汇报》发行)

  时光虽然任性,但还是没有把77级和78级大学生轻抛。不管是其中“红的樱桃”,还是“绿的芭蕉”,都镌刻在厚重的年轮里。特别是近几年,电影电视,书刊网媒,反映这两届学生的作品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然而时光又是如此无情,不经意间,就把这两届年龄悬殊的考生照进了人生斜阳,有些已含饴弄孙,有些将届退休,年龄最小的亦从知天命向耳顺挺进,挥斥方遒的岁月与这两级学生恋恋道别。
d0007589_822260.png
1977级高考试场

  由于77级、78级考生是时代转折的重要符号,是不可复制的一代,所以相当多的作品聚焦于这两届学生种种的不易与成功,可谓喝彩一片。然谈及他们的不足及两级学生同与不同的文字,似未见到。这篇小文试图从这一视角,为记录中国当代史者提供一个经历者的若干细节,并求教于识者。
d0007589_823788.jpg
1977年某高校新生开学典礼


两级学生的同

  77级、78级考生绝大多数被“文革”十年所耽误,来源庞杂,经历丰富,志趣广泛。既有上山下乡的城市知青,也有面朝黄土的农村青年,还有被改造或待改造的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工农兵学商,各种成分都有。他们在社会上摸打滚爬多年,栉风沐雨,受冻挨饿,经历过世态炎凉。是时代的风云际会,把这批阅历不同、年龄参差的青年聚拢到一个群体中。

  这两届学生是从二千多万考生中筛选出来的,是通过“独木桥”的幸运者,骤然之间,他们从社会的底层变成了令人称羡的“时代骄子”。因为深知机会来之不易,加之服膺“书山有路勤为径”的古训,晨曦诵读,挑灯夜战,是十分普遍的现象。我有个同级室友,总是早晨六时左右出门,晚上十一时左右归舍,四年下来,几乎天天如此。这样的执着刻苦,既有自我期许,又负有家庭和社会的重托。

  还别有一景的是,这两级学生的年龄跨度非常大。1966至1978年的十三届高中生,都有代表会聚于此,大的三十多岁,小的十五六岁。有兄弟、姐妹、叔侄、师生、夫妻、妯娌同年考入,入校读书的序列完全被打乱。笔者所在班级就发生过这样的真实故事:1978年10月,78级新生报到,77级一位十八岁的同学,与其他几位一起,举着“新生报到处”的牌子到杭州火车站迎新。未几,一个熟悉的身影迎牌走来,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原来,他接到的新生竟是他中学老师——一位出生于四十年代末期的“老三届”(指66届、67届、68届中学毕业生)!又是这位77级同学,在“迎新会”上代表“老生”发言,欢迎新同学。而台下坐着的一群新生中,就有他中学时的班主任。这种别开生面的“喜剧”,只能由那个时代制造。

  无疑,这两级考生的成才率很高。77级于1978年2月至3月入学,1982年1月底毕业,78级于同年9至10月入学,1982年7月毕业,相差仅六七个月。毕业那年,国家百废待兴,各个岗位都缺人,社会对这两级学生翘首以待,因而成了“抢手货”。加之他们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意识,适逢施展才能的广阔舞台,因而大多成了各行各业的中坚乃至栋梁。如果排列其成功者的姓名,不啻是一个亮丽华彩的方阵,世称“77、78级现象”。
d0007589_825619.jpg
1977级高考准考证

d0007589_86583.jpg
1977级高考初试入场证


两级学生的异

  虽然两届学生入校、毕业都是同一年,但还有一些不同之处。

  77级考试方式特殊,录取率之低在中国教育史上是空前的。1977年10月21日,《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发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社会顿时沸腾。但难题马上出现,报考人数远远超出预期,有1966至1977年高中生,有历届初中毕业生以同等学力报考,还有允许在读的1978届优秀高中生提前报考,总数多达两千余万人。由于管理部门的准备时间短,加上高考废止了十多年,物质和心理准备都难以适应这场规模空前的高考,因而许多省市只得采取先行初试一次的方法,淘汰一批人,初试合格才允许参加正式高考。浙江省的初试以县市为单位出题(时间在11月中下旬),分数上线的参加12月6至7日省里命题的正式高考(上海是12月11至12日)。考试科目,文科为语文、数学、政治、史地,理科为语文、数学、政治、理化,总分为四百分,不考外语,作文题目是《路》。即使以这样的方式“拦截”了相当大一部分人,全国参加高考者仍有五百七十多万人。加上后来的扩招,录取本科生二十一万,专科生六万三千人,共计二十七万三千人,录取率仅为百分之四点八;如算上初试,录取率自然更低。由于参考人员多,当时连印刷试卷的纸张都无法供应,以致动用待印《毛泽东选集》的纸张应急。

  也许有关部门觉得分两次考试有违公平,所以从1978级开始只举行一次考试;高考试卷由全国统一命题,考试时间统一在7月20至22日。这一年参考者有六百十万人,录取本、专科学生四十万二千人,录取率为百分之六点六,也非常低。自此以后,社会上渐有“金77、银78”的说法。

  77级高考时,没有重点与非重点大学之分,也不公布高考分数;志愿只能填三个,在“备注”栏还可填报中等专业学校。考试口号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接受祖国挑选”。这年考生的“政审”依然严格。在分数上线、体检合格后,对每个考生组成了两人以上的“政审调查小组”,查考生的政治表现、家庭出身,包括亲属有无政治和历史问题,写成专题“政审材料”。

  笔者记得非常清楚,“政审小组”在档案馆查到我那已去世的父亲,在“集体加入国民党”中有他的名字。闻知这一消息,我极为紧张。幸亏所在公社(现今为镇)革委会主任挑担子,召集会议,统一口径,让政审调查小组写上“该考生表现优秀,其父亲已去世,对考生无影响”的结论,再盖上大红印章。那时阶级、成分的意识尚还弥漫,左风依然灼烈,他们这样做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担当。至今想起,还是感念不已!

  77级学生由三部分人组成:第一部分是成绩、体检、政审都合格者,1978年2月底3月初入学;第二部分是扩大招收的本科生和专科生,5月份入学;第三部分数量非常少,与第一部分入校时间相同,从历届优秀中学生中选拔,不用参加高考,采用与“工农兵推荐生”相同的入学路径。据说,之所以还要以这种方式招一部分学生,目的是为了对比到底哪种方式录取的高考生更为优秀。

  77级的扩招之举,还直接推动了一批中专学校升格为大专院校。由于扩大招生的人数较多(占第一批录取生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原有院校的校舍和师资都成了问题。于是将录取在大城市本科院校的扩招生,以“走读生”的名义入学;在地区级城市入学的,则将一些老牌中专升格成大专。以绍兴师范专科学校(1978年4月以前称绍兴师范学校,后改为绍兴文理学院)为例,77级学生是以浙江师范学院绍兴分校的名义招收,国务院批准“绍兴师范专科学校”之名是在1980年8月,其时该校77级生已进入毕业之季。

  称77级也好,81届也罢,实际上是同一批考生,然而其数序“名实不符”。恢复高考后,要给考生确定序列,“级”、“届”不能随意称呼。教育行政部门最后统一规定,入学之年称“级”,毕业之年称“届”。如照此处理,77级、78级的学生都是78年入学,82年毕业的,同一年不是有两批毕业生了吗?于是管理部门对77级来个“溯源去尾”,78年春季入学是实,但考试在77年冬举行,那么就定为“77级”;82年1月底毕业也是实,这“一个月时间”就忽略不计了,就称“81”届。浙江大学有位资深教授戏称:“名为七七级,却是七八年入学;算作八一届,实是八二年毕业”。

  这一“名实不符”的届次,终给后人带来某些困惑乃至混乱。《南方人物周刊》是一本有追求的刊物,其人物专栏往往产生重磅效应。然而其所刊发的《青年李克强》一文,两个具体日期都错误。该刊2013年第十四期第四十二页如此叙述:“1977年7月23日……见李皋兰进院,李克强迎上前去,跟他说,‘我今天刚从农村参加高考回合肥’。”第四十三页直引李克强的信函云:“老纪……我于上月二十七日到校报到……克强,78.8.13。”李克强是77级北大法律系新生,1977年12月参加高考,1978年2月底到北大报到。显然《青年李克强》所引的两个日期,无论如何不可能出现在李克强的口述和信件中。文中两个日期为什么有误,猜测度之,撰稿人大概不了解当年特殊情况,“以今推昔”,根据后来的高考日期作了善意的改动。然这一改,却有违当年的历史实情。可能还有另一种解释,这两个日期都是此文作者的笔误。

  浙江大学的民间校友会办得风生水起,点子迭出,还不时推出“校友名片”,影响越来越大。但一不小心,也出现过“乌龙”,其校友介绍中多次将“77级”误成“78级”,依据的大概是77级学生亦是78年进校。“校友会”是介绍校友的权威平台,此一“误会”,或会带来后续“误会”。

  如此例子俯拾皆是,不一而足,这种差错乃至国家级的信息平台也有。

  到了78级开始,大学有了“重点”和“非重点”之分,再无推荐入学生,考生知道了自己的分数,政治审查也大大放松,“级”、“届”序列名实相符。这些细节的变化反映出历史的演进。  

两级学生的特质与不足

  77级、78级毕业生大多有几分理想色彩,较能独立思考,不大肯随意附和,内心颇有几分“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狂傲。这样的特质,遇到开明的领导,会因势利导,用其所长;而碰到嫉贤妒能的,给你穿小鞋也不难。而这两级学生包括稍后79级等届次的毕业生,较多集中于党政机关。他们既有通力合作,也有互相竞争;在某些特定的场合,还有血气方刚、互相不服气的争吵。

  笔者当时所在机关,有两个77级本科生,四个78级本科生,还有相当数量的恢复高考后的大中专生。工作之余,常到单位食堂买几个菜,沽酒聚餐,海阔天空,其中有一个老三届的78级生也时常参加。他为人处事,机敏练达,颇受领导赏识,不知不觉间成了众同学的顶头上司。

  有次聚会,不光有十多位大学生,还有几位领导参加。因是周末,大家酒喝得不少,话题天南地北。哪知在酒酣耳热之时,发生了一桩意想不到的插曲,一位77级的同学突然向78级的上司喊话:“来,师弟,给师兄敬上一杯酒。”

  78级那位也许没有听到,也许懒得理会,依然与其他人高谈阔论。77级那位以为是故意不理他,面子上挂不住,追问道:“叫你给师兄敬酒,没听到吗?”

  那位78级的顿时反诘:“什么师兄师弟,我与你同一年,我还是全国出卷的重点大学生。”

  77级的声调立马升高:“我是首届的,有我在,有你这种重点大学生吗?”

  “我第一年是所谓‘政审’,没进校,要不,我也是首届的。你牛什么?”

  “既如此,我们两人再考一次,你敢不敢?”

  众人一时惊愕,因为按照这两位平时的处事风格,是不会这样激烈交锋的。然而酒精发酵时那番控制不了情绪的对话,还是值得玩味。

  不过事后还好,这两位同学都未记隙,工作依然合拍。再以后的人生经历证明,这两位确实不同凡响。

  77级那位,在九十年代下海创业,筚路蓝缕,企业办得有声有色,手下有多个上市公司,多次跻身“福布斯”百强之列。

  78级那位,凭着出色的才干,综合的协调能力,在政界崭露头角,从一个毫无背景的农家孩子变成省部级主官,实在不易。

  当然,这也许是个例,不具有普遍性。但这两人的奋斗历程,实是77级、78级学生的缩影。

  不过,这两级学生大多也清楚,自己无非是同辈中的幸运儿,个人努力固然重要,但时代的机遇更为重要。就像“五四”运动中的北大学生、国共合作时期的前四期黄埔军校生,他们之所以纵横当时,无非是历史摆放了一个表演的舞台。

  坦率说,77级、78级学生有许多先天缺陷。无论是文科生还是理工科生,大多欠缺学问“童子功”,外语基础普遍较差,再加上地域的局限,视野也欠宽阔。如今互联网时代来临,77级、78级学生的知识和年龄结构方面的缺陷,露怯得更加明显。尽管他们力图融入,但毕竟是“外来移民”,与后几届,特别是当今大学生的“自然居民”身份无法相比。在这一领域,他们似乎难以与后辈同场竞技。

  收笔之时,我想起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历史系77级毕业三十周年《纪念册》中的一段话,就以这篇文白相间的“序言”作结。文曰:杭州大学历史学系一九七七级同学以毕业离校三十旬岁,乃摭拾旧影,掇集成册。众同学肄业于史学,虽多未以习史为业,然久聆师训,岂不知世事之远袤。以不百之群好,倏尔之记忆,本无足称。乃汲汲者,盖有说焉。想我七十同学来自南国,于浩劫之后,长者或有家室之牵,少者甫及弱冠之年。共读成均,携手西子湖畔。“彼其之子,邦之彦兮。”同窗相亲之谊,历时弥坚。读史知世,豁达人生。学教政商,挥斥纵横。更以知命耳顺,曾无金瓯之缺,虽曰天命,岂非人事?众同学咸曰:物变无穷,人灵有常。同窗契心,厚地高天。掠取旧踪,以志此盛。

来源:微信《文汇读书周报》
[PR]
by li_japan | 2015-03-30 00:00 | 語の録 | Comments(0)

母亲为什么这么伟大!--崔砚

 一个真实的故事,有感于已经过去的昨天:19年轮一回的元宵节加情人节。

d0007589_09373162.jpg
 科学发展到了今天,网络可以查到过去的日历,元宵节加情人节,也就是阳历和阴历正好凑到一起的只有:1957,1976,1995,2014,2033,约19年轮一回。这一天阳历和阴历的巧合对于别人可能不会在意,而对于我,却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因为我是1957年2月14日即元宵节和现代的情人节这一天出生的。为了这两日是否为同一天,我误解了母亲约50余年,也正是因为万年历的证明,让我再一次的明白了,〈母亲为什么这么伟大!〉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元宵节,由于每年元宵节的日子都变化,所以我在上大学之前,所填写简历等其他表格上,都是根据当年的日历,我填过生日是1月15日,2月15日,还有3月15日。直至考上大学,要求转户口时,户籍警说我的生日太乱,回家问问后再来办理。

 回家说明缘由后,母亲低头想了一回儿,告诉我是2月14日。我半信半疑地办了转移户口的手续。从此我生日就固定在了2月14日,毕业证、工作证、身份证、护照都一样。出国后知道了2月14日是女孩给男孩送巧克力的情人节,常常被人开玩笑。心里一直认为:在那个过一天撕一张日历年代,穷苦工人家庭,生我那年是否买了日历都不知道,而且每年元宵节日子都变化,母亲又是解放后新型的参加三班倒工作的妇女,每天睡眠不足,家庭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肯定把我的阳历生日给记错啦!

 当我确切知道这一天是正确的是:5年前朋友送给我了万年历网址,当我得到万年历后,做的的第一件事:查阅1957年2月14日是不是元宵节,当我清楚地看到这一天的元宵节是2月14日,是情人节时,我眼泪夺眶而出,多想向母亲道欠道歉,多想向母亲致谢,多想向母亲感恩,可是母亲却不在人间了、、、、、

 从怀孕起孩儿就是母亲身上的一部分,出生时的痛苦和紧张,做母亲的怎能忘记?

 记得小时候我,特别爱过生日,家里人也特别注视,因为这一天是元宵节。舅舅为我扎的竹架子的兔子灯笼被烧后,爸爸给我焊制的不怕烧的铁架子灯笼、、、这一天我肯定是早起,去排队买油炸糖糕,下午去排队买水磨滚动元宵。妈妈告诉我:儿的生,母的苦。买回来的食品要先送给妈妈,我虽不明白意思,但都照样做了。

 现在我做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也去妇产科工作过,深深知道了母亲的这般教导的重要意义!

 昨天、今天、时常、我会深深地陷入:想孝敬父母,而父母却不在人间的痛苦之中!

2014年2月15日写于东京
2017年3月18日发于南京


编者注:改了一字。另外,ただし、19年轮一回のは、一部の方しか合わない。私には違ってったが、57歳には合った。


[PR]
by li_japan | 2014-02-15 09:33 | 語の録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