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NPO日中

sxcn.exblog.jp

<   2015年 12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我的1977,比翼齐飛 in 《那三届》同人誌

Henry Zhang 6:18
77级、78级大学生的异同

木に子 6:29
Zhang大兄 [握手]好久不见。
好像山西的77没有预考,也不分文理。
内蒙呢?

君子不器 8:33
我77年以在校生资格也参加了北京的考试,
没有复习也没有预考。
只是录取分数线比其他人高很多。

浮雲 8:53
我是辽宁考的,
没听说77级应届高中生分数要高出很多
(班内就有应届高中生)。
老高三确实分数要高出很多。
当年十月份人民日报发出恢复高考一文之前,
小道消息已经流向社会,
至十二月各省统考。
大家都在可能的情况下复习备考。
相信群内还有各省77级的,
亦不乏有高中应届毕业生77级的[表情]

雪迷 8:58
当年除老三届,
就是72,74届毕业生多一些。

君子不器 10:08
应届生和在校生不一样

浮雲 10:15
当年除老高三分数有特殊要求之外,
其他所有人一视同仁,
全体社会人,
包括在校生,应届生,
应当没有差别。
特殊情况例外,
例如77届的张艺谋的年龄超标等等。

liu lin 10:21
可能每个地方政策不一样。
西安和北京类似。
西安当年在校生的录取线比其他人高很多。
我记得当年西安的录取分数线好像是平均分53分左右,
可是对在校生的录取分数线是平均分60分。
我是59.5分,没被录取,所以记忆很深。
我当年也是在校生
直接告诉我没过录取线

浮雲 10:25
各地政策可能略有差别。
可是当年的成绩及录取分数线是公开的吗。
我们这还是進了大学,
个别人和辅导员关系不错才打听到自己的成绩。

liu lin 10:26
而且那几年也没有什么特招,不像现在。

才气冲天 10:27
好汉不提当年勇。

liu lin 10:28
有道理[强]

浮雲 10:29
说得好。
只是怀旧聊一下,并无他意。
问到班上老高三,个个都是高分。
在校生考進来的分数并不高(仅是本地区呀)

CJ-chen 10:52
我是77级北师大化学系。
我印象一般社会生和在校生分数差不多(在校生略高些),
老高三则分数高。
开始因年龄大没被录取,后来走读扩招了。
我们都开学1、2个月以后,
走读生进来几位,都是年纪大高分的。
(北京的77级都记得这一段吧!)

Sun Shenglin 10:58
79的贡献一个分数差,
当年全国统考各地打分,
班里最高和最低相差120分。

liu lin 10:59
在校生基础差,
分数一般都不会高

Sun Shenglin 11:03
文科应该有所不同。

liu lin 11:06
不好意思,有所得罪。在此道歉[表情]

浮雲 11:07
记得文革时,初中三届,高中三届,
一夜之间全部变成光栄的「知识青年」。
77级时,那些老高一至老高三的三届,基础扎扎实实。
要求他们高分也不为过。
尽管年龄偏大(记得是最大必须是1947年以后出生的)

Sun Shenglin 11:27
太客气了。
我看到的也都是身边的情况,
互相补充,信息共享。

不寒不暑 11:44
77级、78级大学生的异同

君子不器 11:46
看来你有必要去回国调查,
回忆了[偷笑][偷笑]

不寒不暑 12:20
我们班进校时年纪最大的已有36岁,
系里年纪最大的乡村英语老师已是40岁的壮年
而班里最年轻的17岁

才气冲天 12:22
俺上大学时还差2个月15岁

山清水秀(新) 12:35
天才

liu lin 12:36
科大少年班的吧?神童!

浮雲 12:41
我们系最小的是1960年生。
和你那17岁差不多了。
但36岁我们这也沒有,
换算出应当是1941年生人,
可能和地区和专业有一定关系。
人材辈出,十年后井喷的年代[表情]

雪迷 12:43
我入学时17周岁

浮雲 12:45
那就是传说中的77级在校生了。
弱弱地问一句:你们77年十月至十二月在做什么?
不复习备考吗?

雪迷 12:46
中学毕业,在家待业。

浮雲 12:47
不复习,就大摇大摆地進考场了?

不寒不暑 12:48
我那时候在工厂当工人,三班倒,

浮雲 12:48
我也是工人。
想考的人都在挤时间备考,
包括在农村的知靑。
备考这方面即有史实,
也留下各种媒体记录。

雪迷 12:52
文革十年都没学习,一个半月够干啥的

浮雲 12:53
所以说,才去复习,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蔡毅 12:54
那叫,临阵磨枪,不磨也光[偷笑]

浮雲 13:01
如果是去遊び的,
想去找找感觉考试是什么样,
不看书也无妨。
因为那时对报名,限制很少。随便报名:
谁还记得77级报名费是多少銭了?

浮雲 13:08
我记得那个考场,
考试铃响,
五分钟退场的人亦有,
等到下面几门考试,
明显座位还有空的。

皖南 13:17
我是77年时也考了,270分,在校生。
一般录取是260分,在校生320分,所以没录取。
北京好像比较公开。

浮雲 13:19
至少我周围认识的77级的人,
还没有一个说:我不复写,就这么随便一考,就考進来了。
虽然77级的某些题和后来的招工试题都差不多[表情]

木に子 13:21
我记得我的那个考场在五一路小学。
考试前一天和后一天都去工厂上了班
几乎没有怎么复习

浮雲 13:26
群主例外,我那时还不认识你[表情]

Zheng Ju 13:59
我是复习了的,
从报上发布招生简章到考试有一个来月的时间。

木に子 14:03
那一个来月里,每天上班,
修理铁块,没缺一天勤[流泪]
每天下班后,周末看了一点书
我记得,
考完说考得不好的都上了,
说考得好的都落了[呲牙]

浮雲 14:24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
要复习书,要找老师均很难很难(在校生例外)
再说十年未考,出什么题,谁都沒有数,
更不要说要押题等等。
只好各自为战了。
再说北京应该知道这恢复高考的小道消息
比我们小城市要早一些吧,
我们在陈三两的国度里,
大概九月份就嚷嚷大学要考试了,
你们北京的臣民小道消息不会比我们知道的还晚吧?[表情]

浮雲 14:33
陈三两把我们整得営养不良,面黄肌瘦。
首都人民可是大鱼大肉等等敞开供应。
蔡毅老总:我没说错吧,
你可是老北京人,
要为我们地方小民说句公道话呀[表情] 

浮雲 14:34
当然虽然吃的差不少,
但拿起笔来考试的力气还是足够的。
考不上的,诸多原因多多,也怪不到陈三两。
北京考民,大鱼大肉随便吃也不一定就必须要考得好[表情]

Zheng Ju 14:42
我也上班,不过是当民办教师,沾点光。
以前写过一篇纪念文章。

浮雲 14:58
可能的话,能否发表一下大作,
让我们回忆下40年前的那个拐点,
那个历史大事件[表情]

Zheng Ju 16:03
我的1977.pdf(可在后面查看)

浮雲 17:28
亲身经历的现身说法。
77级,考上的或没考上的,
从农村,从工厂,从学校,
从一切地方来的,
每人都有一本各自不同的难忘回忆:
从获得恢复高考消息
(不限于人民日报那迟到的消息),
到挤时间备考,参加考试,录取等等。

木に子 20:33
捷足先登!我也正想抽点时间写一点类似话题的东西。
群里每人都应该有不少故事,合起来就是一本很好的《同人誌》!
第一册的名字就定为《我的1977》,大家以为如何?

Zheng Ju 20:35
那我算是抛了一块破砖

木に子 20:51
抛砖引玉!

浮雲 21:21
似乎是「比翼齐飛」为好。

山本ー江 我的复旦缘
也来回首一下往事。[微笑]
我的中学(高中)时代文革结束恢复高考,
1978年春天当时我还是(上海编制)中学三年级
(相当于现在的高二,预定1979年毕业),
因是学校尖子有一天被叫到上海南昌路科技会堂
接受老一辈科学家们的接见,
第一次见到了复旦大学数学教授苏步青先生
并得到了他的签名留念,
从此喜欢上了复旦。
同年5月我所在的上海市北虹中学
(当时是虹口区排名老末的重点中学)
拿到了一个在校生跳级考大学的名额
(上海市给了每个区10个跳级考名额,
而每个区都有30几所中学,
虹口区教育局的分配方法是七所重点中学各给一个名额,
剩下三个名额给余下的“先进学校”),
而我们学校将这个唯一机会给了我去接受高考挑战。
同年(1978年)7月我参加了78级高考,
事先填的第一志愿便是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结果如愿以偿。
经过四年的学习又被留校当了计算机科学系软件教研组的教师。
四年后(1986年)经过选拔被上海市科委所属的软件中心
(复旦大学是其理事单位之一)公派到日本企业进修,
从此开始了在日生涯。
在复旦大学学习和工作的八年是我的青春时代的主要内容和回忆。

彭飞 21:46
厉害!60年生的?

山本ー江
嗯。60年9月初。差了几天,晚读书一年。[偷笑]

彭飞 21:47
我是复旦77日语的,
77时好像没有计算机专业,你们是第一届?

山本ー江
77级有计算机系入学的。
复旦的计算机系成立于1975年,
是全国高校中最早的计算机系(之一)。
今年已经四十周年了。[微笑]

山本ー江
前辈幸会!
请多多关照![呲牙][握手][抱拳]

彭飞 21:53
可能当时没注意。
现在在东京开公司?
明年来日30周年?
我84年来日的

山本ー江
哇,前辈那么早就来日本了。[强][强]。
我现在在一家美资IT公司(日本オラクル)当社员
(客户支持部门的运营Director)。
请前辈多多关照!

彭飞 22:05
我在大阪,工作在京都外大。有空一起喝酒

汪先恩(安徽) 22:13
“文革”期间关于上山下乡“最高指示”的前后演变

陈妙生 22:17
在日本能够碰到上海市北虹中学的后辈也是第一次,
我是北虹中学75届的。幸会。

山本ー江
哇!是吗?![发呆][呲牙]

山本ー江
前辈幸会![呲牙][握手][抱拳]

山本ー江
我因小学是俄语班,所以被分到北虹中学。
如果要是小学学英语的,
我就要被分到长治中学,
以后和跳级考大学就无缘了。[愉快][偷笑]

陈妙生 22:26
祝贺你的荣欣,
不像我们那个时期正是文革后期,
中学毕业,听党指挥服从分配,
下配到工厂,造机器设备,
在厂里的时候,才考入大学。
当时我们在厂里考大学,也是过五关斩六将的。

山本ー江
嗯嗯,前辈说的是。
我姐姐也是75届,
被分配到上海市郊南汇农场务农,
直到80年才顶替老爸回城。[睡]

木に子 22:36
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我去过,
去看我哥々李大学,好像和你说过此事吧?
ちなみに、我在家谱中的名字为李大建

山本ー江
啊?!李大学就是你哥哥啊![发呆][呲牙]

木に子 22:44
五服之内的堂兄,他儿子在东京就职了

山本ー江
是我在复旦的时候他是复旦计算机系办公室主任。
写的一手漂亮字。
我们的毕业证书上姓名专业等字就是李大学写的[呲牙]。

木に子 22:46
字是写得不错[抱拳]

摄影老菜 2015-12-26 12:16
78级北京市理科状元是被老三届大哥拿到,不是我们高中应届生
78级全国有600万考生吧

cywjpcn 2016-2-24 8:40
回忆当年高考。在这里的各位都是当年尖子中的尖子。
知道你高考那年的录取率吗?(1977年~2012)

我的1977 by Zheng Ju
[PR]
by li_japan | 2015-12-25 06:18 | 語の録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