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日本山西人会

sxcn.exblog.jp

波涛:大学生活留下永远思念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波涛:大学生活留下永远思念
(东北师范大学77级大学生)


77年,我高中已经毕业,正在父亲工作的一家县医院做临时工。当时有政策规定,留在父母身边的唯一子女可以免除上山下乡,但也不能马上分配工作,只好做临时工混日子。

在恢复高考前上大学要靠推荐,表面上规定只有“政治思想过硬”的人才能被推荐上大学,其实还是要靠人际关系。

我想像我这样的人上大学恐怕无望,这样做临时工也是浪费青春,不如学点什么,正好身在医院,就近水楼台学点儿医吧。

学医要背生理解剖、药理,学中医还要背《汤头歌》《四百味》等等,这么多的东西哪里背得下来?于是我就开始学习各种“记忆法”。你别说,这“记忆法”还真管用,让我背下了许多厚厚的医学书。

打倒“四人帮”后宣布恢复高考,使我们这些可以参加高考的适龄青少年振奋不已。本来我是准备考医的,但是当地政府突然说是要做一次“预选”,在参加正式高考前县里先刷掉一批。听了这个消息我有点急了,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复习物理、化学等,只好该攻文科。后来“预选”被上面叫停,但是我已改攻文科,只好考文科了,而文科基本就是一个背,我学医时的“记忆法”大显身手,高考成绩下来,我的成绩高出入取线近70分。

我考进了东北的一家师范大学中文系。那时师范大学不仅免除学费,伙食费都不要,不像我后来的留学时代那样需要整天为衣食奔忙,因此一心一意地学习就可以了。同学们也都是这样,盼望已久的学习机会得来不易,每天都争着抢着到图书馆占地方,边学习边读书。

那时正处于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动时代,“思想解放”、“拨乱反正”的新词不绝于耳。中文系学生更处于新文学思潮的冲击中,各种新作品、新理论层出不穷,我们每天都处于探求与激动之中。

“朦胧诗”带来的崭新的意象、激荡的情感及对固有语言的颠覆,使我们兴奋不已,北岛、舒婷、顾城……那深沉而凄美的诗句冲击着我们的灵魂,我们也成立诗社,组织诗歌朗诵会,系里的墙报上张贴着我们创作的诗歌,抒发着我们积压在内心的悲愤与憧憬,朗诵会上,我们嘶哑的声音常伴着闪烁的泪花……

那时的同班同学和现在不一样,现在都年龄相仿,当年因为是第一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而高考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断了10年,积蓄了10年的考生,年龄跨度很大,最大的学生和最小的学生竟然相差十几岁。我那时算年龄小的,我哥哥比我大10岁,而我哥哥的高中同学成了我们的班长。

虽然学校吃饭不花钱,但是对我们这些正在长身体的年轻学生来说,供应伙食是吃不饱的,那个时代也没有打工这一说,我们的零花钱也都很少。到了晚上,总是饿得肚子“咕咕”叫。这样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就坐在一起,谈论各种好吃的东西,搞“精神会餐”,类似于“画饼充饥”。

物质非常贫乏,娱乐也很少,但是我们学习热情却是高涨的,除了吃饭和睡觉外,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而77级大学生,后来也大都成了中国各个领域的骨干。

那时同学们的感情也很纯真,同学们之间的友情非常深厚。至今,我还深深记得毕业时送两名新疆的维吾尔族同学回新疆时的情景,大家依依惜别,泪流满面。

在毕业时,我们每人有一本纪念册,写着每个同学的留言。在我们全体同学的毕业纪念册的扉页上,写着我的题词:“即使白发的积雪淹没了我们的头顶,我们也会在这51根通往心灵的琴弦上,奏响我们青春的交响。”

如今40年光阴过去,我们天南海北,有的同学已经不幸早逝,琴弦残缺,深情犹在,我们仍然会在心中奏响青春的交响,为了那些难忘的岁月与深深的怀念。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PR]
by li_japan | 2017-11-14 15:29 | 那三届 | Comments(0)
<< 冯革:感谢参与那场变革的所有人 李克強:私と北京大学のストー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