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晋ノ国

sxcn.exblog.jp

赵新为:我的1977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赵新为:我的1977
(天津大学77级大学生)


d0007589_12100415.jpg
赵新为当年与高中班主任留影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各种纪念活动又让我的思绪回到四十年前,回到1977年冬天的那场改变人生的高考的点点滴滴。

我出生在河北农村,小学上得早,高中毕业时还不到16岁。毕了业就要回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在娘肚子里的时候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生下来就先天不足,那时也身小体弱,农村的重活是干不来的,就当了个民兵队长,每天背着一支步枪和几个下乡知青巡逻。在农村半年后,有一天高中班主任路过来看我,一个月后我就被调到一家高中当民办教师,教一年级数学。那时,农村孩子上学一般比较晚,我的学生里有一半岁数比我还大。当老师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也对我复习考大学帮助甚大。

转眼就到了1977年夏天,同事里开始传说要恢复高考,大家都是将信将疑。文化大革命后期知青上山下乡,要接受再教育两年后才有资格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我毕业不到一年,没有资格被推荐,心想就是考试也得先劳动两年再说,所以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等到正式公布人人都可以参考、按成绩择优录取时,离12月15日考试只剩下了一个半月。我所在的中学组织了夜校,为想报考的人开班,我还担任了十个课时的平面几何。我白天上课,下午改作业,晚上讲课,复习的时间很有限。学校当时刚搬了新校舍没有电灯,只好在蜡烛下工作,我的眼睛就是从那时开始近视的。

随着招生简章的公布,选学校填志愿成了一件头疼事。我起初打算报考中文系,家里却持不同看法。文革的余悸犹存,在政治动荡不已的中国有一技之长才算是铁饭碗。最终我决定报考理科,而且是正在兴起的电子学门类。文革十年没有招生,当时的信息十分匮乏,哪个学校哪个专业好不清楚,更不知道各个大学的招生标准,也不知道自己所在地的教育水平。第一年是先报志愿后考试,更不敢照着知道的几个名校来填,万一考不上明年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当时在农村只要是“吃商品粮的”,那可是骏马得骑美女任选,而考大学是摆脱农村户口的最佳途径。我们那儿文革前没出几个大学生,有一个是北京轻工业学院的,算是小地方的大秀才了。

d0007589_12102392.jpg
赵新为大学毕业前后留影

我最终决定报天津大学,却和上述考虑关系不大,而是取决于同事老师的一句话。他说,毛主席曾四次视察该校,校名也是他亲笔题写的。我就这样把天大在河北招生的唯一专业做了第一志愿。我入学后才知道自己的考分,也知道了信息不足的可悲,其实还有那么多的选择。但是不管怎么说,那场高考改变了我们这一代无数人的命运,所以当时的点点滴滴还可以记忆犹新。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自己选错了专业,而是一直在这一行里耕耘。

第一年高考,河北省理科考四门:语文、政治、数学和物理与化学,不考外语。语文作文的题目是《记我最尊敬的一位老师》,现在看起来幼稚得可笑,但在那个年代这也是一个不容易的题目,因为我们上学就没学什么东西。我答完卷后去看了那位把我从农村调去当老师的班主任,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生了一件令我至今都忘不了的事,有时会觉得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之神在主宰你的一切。

我到老师办公室时他正在打电话,就示意我先等一会儿。恰好在桌上有一份当天的《人民日报》,头版是“两报一刊评论员”文章:《论毛主席的三个世界伟大理论》,我就随意浏览了一下标题。没想到下午的政治考试题里,就有一道论述三个世界理论重要意义的。我在答卷时就像眼前有一张立体的报纸在那里一样,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我想,多三分五分的效果还是有的。河北有一句土话叫“风吹草帽扣鹌鹑,时气上来不由人”,人生中总会有这么几次让你暗自叫好的机缘。

考大学也不全是好事,考完后我病了一场,住了人生第一次医院,眼睛也开始近视。有传言说,健康问题会直接影响录取,我当时的视力大概有1.0,体检那天我把视力表的下面几行全背下来了,结果是1.5,算是一个小小的作弊。我上了大学就开始戴眼镜,一直到现在。

2月11日夜,我背着母亲做的铺盖卷,登上了驶往天津的火车,告别了我生活了十七年的小村庄,开始了一种在那以前绝对不敢想的生活。火车里暖气不足、我更没有睡意,也生怕这是一场梦,醒了又会回来,就这样闭着眼睛思绪万千。火车咣咣当当走了一夜,到达天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出了车站,迎着满天朝霞、望着初升的太阳,呼吸着冷冽的空气,我对自己说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是大学生了。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PR]
by li_japan | 2017-11-14 15:38 | 那三届 | Comments(0)
<< 李扩建:四十年弹指一挥间 冯革:感谢参与那场变革的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