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ブログトップ

日中News

sxcn.exblog.jp

许阿姨的“单身”生活(“‘垦荒人杯’我和海亲会”征文)


亚洲区 王健霞 山西省海亲会 2019-11-21

许阿姨的“单身”生活(“‘垦荒人杯’我和海亲会”征文) _d0007589_18475915.jpg

许阿姨,大名许玉兰,今年81岁了。见到她的人都说看起来像70多岁,老人硬朗结实,耳不聋,眼不花,说话面带微笑,声音洪亮,底气十足,是一位慈祥、坚毅、可爱的老人。

许阿姨有4个儿子,老大在日本读了博士,留在了日本;老二在云南昆明工作;老三在日本读了博士,是嘉兴学院的教授;老四在日本读了硕士,在深圳开办了公司。

按照常理,4个儿子总该会有1个留在身边。老二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太原,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大潮,就下海经了商,最后辗转到了昆明;老三分配到了山西省环境科学研究院,为了提升业务水平,考取了日本国立筑波大学。在两个儿子的选择面前,许阿姨有过犹豫,有过纠结,有过难以入眠的夜晚,但最终还是支持了儿子们的选择。许阿姨说,生孩子、养孩子、培养教育孩子是父母应尽的义务,孩子不是私有财产。

是呀,养育孩子长大是一种爱,尊重孩子的人生规划也是一种爱,是更大的爱,更深的爱,更无私的爱。

许阿姨虽然81岁了,但与她聊天丝毫没有违和感,她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学会了使用微信,学会了拼音录入汉字,学会了使用平板电脑。通过这些工具,打开了了解世界的窗口,建立起了与他人沟通的桥梁。家里的许多事情都是通过微信群聊的方法来讨论的。

许阿姨说,老三每天都会与她发起微信聊天,关心她的日常生活,也会讲讲社会上的新鲜事。

许阿姨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保持与这个社会的紧密联系,紧随这个时代前进的步伐,享受新的技术带来的新的生活模式。

许阿姨的“单身”生活(“‘垦荒人杯’我和海亲会”征文) _d0007589_18481058.jpg

我与许阿姨的一次深度接触是今年5月,许阿姨感觉有些心慌和气短,想住院详细检查治疗一下。因为我在医院工作,就帮忙联系好了医生和床位。住院的当天,许阿姨只身一人来到了医院,在填写家属联系人时,我不无担心地问:“您没有告诉儿子们要住院的事吗?”许阿姨说:“他们都太忙了,我能应对,不行的话,他们再回来。”许阿姨一脸平静,语调从容淡定,于是,在家属联系人一栏中填上了我的名字。

晚上下班回到家,我心里很不放心,我见识过很多老人就医,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复杂的就医流程,面对太多的不确定,大多数老人都会表现出不安、担心和恐惧,因而都需要亲人陪侍。

我打电话询问,许阿姨说,没问题。

许阿姨的“单身”生活(“‘垦荒人杯’我和海亲会”征文) _d0007589_18482031.jpg

许阿姨选择了支持儿子的远走高飞,也相当于选择了老来就可能会面临需要自己养老就医的问题。

在接下来的诊治中,许阿姨积极参与到所有的治疗过程中,通过咨询医生、上网查询、与儿子们沟通,了解清楚每一项检查的目的,每一个结果的意义,每一种药品的作用,儿子们每天都会与许阿姨联系,了解每天的检查治疗情况。治疗最终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此次住院,许阿姨查出了血糖、血脂有些高,医生建议要注意饮食,许阿姨平时就非常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注重健康生活方式。出院后,看到网上介绍说喝苦瓜汁有利于降血糖,许阿姨就每天打苦瓜汁喝,复查时血糖指标降到了正常值。

现在获取信息的途径很多,各种养生资讯铺天盖地,许阿姨的经验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了解,怎么样就舒适,怎么样就难受,需要做自己的有心人,需要从日常的点点滴滴做起,不断地学习、实践、观察和体悟。

看着许阿姨,我不由得感慨万分,我们的孩子是这样,为了梦想,早早就离开了父母,当别的孩子还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他们孤身一人到异国他乡求学,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扛住了所有的事情;我们的海亲人也是这样,当自己年老时,尽可能多地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克服心理上的胆怯和不安,努力处理好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让远方的孩子少操心。

我们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呀?!性格中一样的坚毅勇敢,与众不同。我们是一脉相承的一个群体,都相信幸福不在子女手里,不在父母手上,要靠自己去创造。

许阿姨性格非常开朗,脸上永远挂着微笑,她说:“孩子们虽然不在我眼前,但他们都很孝顺,时时事事都关心着我,为我着想,有的经常回来,有的天天打电话或微信联系,我感到很满足,很幸福,我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不能因为我自己把儿子捆在身边,限制他们的选择,影响他们的前途发展,我不能那么自私。”

许阿姨常常盼着儿子们能回家多住一段时间,那份期待重逢的喜悦为许阿姨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的色彩。儿子们回到家,许阿姨会尽自己的可能,为儿子们做一些儿时的饭菜,拌汤、稀饭、焖面、和子饭,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菜肴,却让儿子们吃得很入口,很舒服,很滋润。

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是最能让儿子们感到温暖的味道,是儿子们孤单痛苦时最具有疗愈能力的味道。

今年10月,四儿子回家探亲,为了赶时间,返程的飞机定在了凌晨5点,儿子觉得太多的惊扰,有些不好意思,但许阿姨早早就起了床,帮着儿子收拾行李,给儿子张罗要带的东西,当然也少不了碎碎念念说过千遍万遍的嘱咐和叮咛。

许阿姨盼望自己能拥有更长久的爱的能力。

许阿姨说起自己的4个儿子,总是满脸的自豪与幸福。老大1985年留学日本,在日本名古屋大学攻读了博士;老二是中创联研究院的执行院长,参与过多家企业的融资和新三板挂牌;老三为嘉兴学院的副教授,科研成果喜人,主持参与过多项省部级以上的课题;老四自营多家公司,生意兴隆。

这一切的一切,正好印证了这样一句话,分离不是悲伤,不是忧愁,是为了更加美好的明天。

我与许阿姨的大儿子李扩建有过几次接触,也了解一些他的近况。初次见面是在亚洲区举办的一次讲座上,他以“我眼中的日本”为题,分享了自己在日本多年的见闻。日本山西同乡会和日本山西商会就是他创建的。现在虽已60多岁啦,但仍然频繁来往于中日两地,在国内相关的大型论坛,访日的许多省市的高层领导讲述《日本的氢能社会发展的现状和启示》。家乡更是他内心深处最牵挂的地方,他多次与政府、商界、高校座谈,希望将日本在氢能制造、存储、应用等方面的先进技术引入山西。

说起海亲会,许阿姨情绪总是很激动,她说,海亲会现在搞得这么好,首先得感谢赵白兰会长,她总是急海亲人所急,想海亲人所想,成立了外语学习班、歌舞队、心桥俱乐部、养老组等,各种活动丰富多彩,是海亲人最值得依靠和信赖的人。

虽然在她住院期间,我只是做了一点举手之劳的事情,但她一直念念不忘。她非常感谢海亲会营造的互相帮助、互相关爱的氛围,正是通过这个平台,让她结识了许多人。她告诉我,郝季莲区长每次组织活动,都安排专人照顾她;节假日的时候,杨光经常会来看望她;张秀玲常来帮着收拾家。许阿姨感慨地说:“有这么贴心的组织可以依靠,有这么多人的关心和照顾,我真的一点都不孤单!”

前几天,许阿姨来电话说,她准备去日本呀,大儿子给她联系了医院,计划给她做一个全面的诊治。

真为她感到高兴,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祝愿许阿姨的“单身”生活更美好!























by li_japan | 2020-05-21 18:49 | sx(晋、山西) | Comments(0)
<< 除了Miral,日本氢产业还有... 环保又高效的氢能源,你确定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