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ブログトップ

日中News

sxcn.exblog.jp

2020年 07月 29日 ( 2 )

摘抄微信公众号中的屈木禾(老木頭)


屈木禾(老木頭)微信头像(李扩建摄影)

 


 

《迟到的信件终成吊唁》║ 错河

原创 错河 诗想者错河 2020年7月28日

 


 

北京的氢车和加氢站等氢能产业的发展

日中NEWS 2020-6-6

 


 

小寒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241期

纽约未名诗歌 2020-1-10

屈木禾:腊八夜感怀十四行· 第31期

 


 

百廿北大,校歌何在

阅读培文 2018-5-5

翻阅当时的校刊,这次由校团委宣传部、中文系团总支联合举办的“北大校歌歌词比赛”,遴选出了5名优秀奖,以及英语系屈木禾等20名鼓励奖作品,其中的许多作品后来都经过了谱曲处理。

 


 

再见,2017:北大“拔丝”们的回顾和展望

未名84同学会 2018-1-17

84级同学做的“三一三千”诗。


《无题》屈木禾


一草一木一春秋

千风千雨千城楼

卅载青丝化白发

四面八方燕园讴

 


 

朗读者、颠覆与Come on! | 纽约未名诗歌 · 第99期

原创 無敵 纽约未名诗歌 2017-05-12



朗读者没走出的青春和回不去的青春哪个更蠢读不完的诗文和不想读的诗文哪个更真冬天里的春天和春天里的夏天哪个更烦半百人的前瞻和百岁佬的后盼哪个更慢




覆颠色彩斑斓的日子搅乱没有亮点的日子迫不及待的春天点燃久候不来的春天米寿无恙的生命哀叹五秒扼息的生命枯荣无常的草原掀翻一马平川的草原



(感谢周豹健先生授权本平台使用其作品!)


Come on!


Come on!
Embrace Mobike
Even the crowded trail is too narrow to hike

Come on!
Embrace the tour
Even I remain to be so very stingy 'n' poor

Come on!
Embrace the spring
Even the budding flowers are too few to bring

Come on!
Embrace reason
Even I were wrongfully indicted for treason



来吧!

 

来吧!

接受“摩拜”

即使拥堵的小径

窄到无法通行

 

得嘞!

踏上旅途

哪怕空荡的躯壳

依然囊中羞涩

 

快点!

拥抱春天

纵然初绽的花朵

捧起实在不多



好啊!

固守理性

甚至我饱受冤苦

被控反叛逆忤


作者简介 無敵, 本名屈木禾,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现居北京。每以准诗人(quasi-poet)、伪诗人(pseudo -poet)自居,喜尝试各种短小体裁,偶涉猎英、日语种的创作。

 


 

【百廿之歌】|北大没校歌?听孔庆东教授怎么说

北京大学校友会 2017-4-6

翻阅当时的校刊,这次由校团委宣传部、中文系团总支联合举办的“北大校歌歌词比赛”,遴选出了五名优秀奖,以及英语系屈木禾等20名鼓励奖作品。 



 

金鸡迎春 -- 丁酉春节专辑 纽约未名诗歌 · 第84期

纽约未名诗歌 2017-1-27


画:靳湘雨



贺新春 · 十四行 


候鸟都飞走了

身后留下一座空城

游走在冰冷的建筑森林之间

回眸那长长的倒影

在环路上畅行

却没有了速度激情

仰望有霾的晴空想放声呐喊

耳畔闪过呼啸寒风

除岁爆竹响起

驱走年兽点亮黎明

挂上速玉大社(Hayatama Taisha)元旦求的神符

风铃发出低沉共鸣

日日安好

夜夜空灵

( 2017年01月21日)


【作者简介】無敵,本名屈木禾,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现居北京。每以准诗人(quasi-poet)、伪诗人(pseudo -poet)自居,喜尝试各种短小体裁,偶涉猎英、日语种的创作。


画:靳湘雨

 


 

猴跃新年,诗迎春元|纽约未名诗歌 · 第33期

纽约未名诗歌 2016-2-7






夜行记

像夜的幽灵
挣脱霾的魔影
像梦的眼睛
洞穿月的晶莹

像离弦的箭翎
划破原野的宁静
像归家的苍鹰
在故乡的上空悬停

【作者】屈木禾,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现居北京。每以准诗人(quasi-poet)、伪诗人(pseudo -poet)自居,喜尝试各种短小体裁,偶涉猎英、日语种的创作。
点击阅读旧作:腊八夜感怀十四行

 


 

腊八夜感怀十四行|纽约未名诗歌 · 第31期

纽约未名诗歌 2016-1-22


在这深冷的严冬

赶一段不远不近的路程
一边是雪
一边是冰

在这高冷的夜空
谱一曲不明不白的人生
一半清醒
一半迷朦

那大脚踩下的油门踏蹬
幻化出何等的激情
那扑逝而去的电柱街灯
撩拨了怎样的梦境

行板如歌
岁月如风


【作者简介】屈木禾,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现居北京。每以准诗人(quasi-poet)、伪诗人(pseudo -poet)自居,喜尝试各种短小体裁,偶涉猎英、日语种的创作。


【作者的话】常年周末驾车往返于北京市区自宅和郊区平谷独居八旬母亲家之间的七十公里路程,只为看到母亲及让母亲看到自己,便是心安,错过一个周末的话,下次就是相隔半个月了。这是一段跑烂了的路,几乎成了不加思索的自动驾驶,感觉闭眼也能开到。隆冬时节,自然环境的极寒清冷与汽车澎湃的动力热能形成了鲜明反差,而这一段时间的心境际遇也恰好如此。当路程结束的时候,留下的是诗。

 


 

【编后感】我今天大早接到屈木禾的讣告,非常痛心失去了一位挚友、知友、智友、志友、值友。我去搜狗查了一下屈木禾的相关内容,发现了错河先生在16小时前写的唁文《迟到的信件终成吊唁 ║ 原创 错河 诗想者错河》等文章,一并抄在上面,以示怀念之意。另外还有两篇文章,供参考。


令人彻底崩溃的服务业的五件小事

老木頭 2019-12-04

https://www.meipian8.cn/2k4x7cxe


当路程结束的时候,留下的是诗:记北大84级校友屈木禾

罗新  2020年7月28 07:58

https://www.meipian8.cn/32ipqeex


李扩建于东京

wechat: li_japan
























by li_japan | 2020-07-29 13:54 | 俳句,漢俳 | Comments(0)

深切悼念屈木禾(微信名:老木頭)先生



深切悼念屈木禾(微信名:老木頭)先生_d0007589_19472042.jpg

屈木禾(老木頭)微信头像(李扩建摄影)


深切悼念屈木禾(微信名:老木頭)先生_d0007589_19475025.jpg

一起参加世界能源展山西厅 2020/2/29


早上醒来,躺在床上,习惯地拿起手机,先看微信。


突然有一条消息使我下意识地坐了起来。


加拿大的胡律师转来了屈木禾(微信名:老木頭)先生的弟弟的来信,得知了屈先生在北京去世的噩耗,非常遗憾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


To Muhe’s (木禾) friends and acquaintances,

It is with my shattered heart to let you know that my dear brother, Muhe, took his own life on July 10, 2020 at Beijing home, two days before his fifty-sixth birthday, while suffering a severe depression.

Muhe is survived by his ex-wife, his daughter, his brother and sister-in-law, and two nephews.

Muhe had battled with bi-polar depression four times in the last thirty years before this. Each time he came out a winner - finished his degree, worked as a legal translator, supported our parents, and lived a productive life.  This time, after attending my aging mother at her bedside for over six months last year, the sleepless days and nights took a heavy toll on his mental condition, and eventually proven to be too destructive for him to overcome. Now we only take the comfort that he is at a place where he is finally resting in peace and free from mental suffering.

Muhe is unassuming, kind, generous, and always willing to help. He is a kid in his heart. He loved his daughter and his nephews, and he’s loved by them. He is our hero, and we are so proud of him. He will forever live in our hearts. For those of you who continue to call him friend, I’m sure one day we’ll reunite and relive the happy days again.

For one last time, for Muhe, I thank you for your friendship, and your past help and support. I bid you health and peace.


Muhe’s brother, Benhe (本禾)

(If you know anyone who knows Muhe, please forward this to him or her. If you want to connect, you can reach me at ‪bxq@hotmail.com‬.)

至木禾的朋友和熟人,

我以沉痛的心情通知你,我亲爱的哥哥木禾于2020年7月10日在他五十六岁生日的前两天,在北京的家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时他正患着严重的抑郁症。

木禾生后家属有他的前妻,他的女儿,他的弟弟和弟媳,和两个侄子。

在此之前的30年中,木禾曾与双向抑郁症作过四次搏斗,每次他都战胜病魔 - 取得学位,担任法律翻译,孝顺并奉养我们的父母,过着富有成效的生活。这次,在去年在我年迈母亲的床旁,照顾了她六个多月后,失眠的白天和黑夜对他的精神状况造成了严重的损伤,最终使他无法克服。现在我们唯一能感到安慰的是,他终于到了一个可以安息和没有精神痛苦的地方。

木禾谦虚、友善、慷慨而且乐于助人。他内心是个孩子。他爱他的女儿和他的侄儿们,也受到他们的爱。他是我们的英雄,我们为他感到骄傲。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如果你继续称他为朋友,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重新团聚并重温快乐的日子。

最后一次,代表木禾,我感谢您的友情和您过去对他的帮助和支持。我祝您健康、平安。

木禾的弟弟本禾

(如果你知道有谁认识木禾,请将此信息转给他。如果你想联系,请用 ‪bxq@hotmail.com‬ 与我联系。)


胡律师说:“李先生,很悲伤地转达木禾不幸的消息”。


我马上回答:“您好。很悲痛地听到这个消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不敢相信,祝他在天堂里安息吧。


我马上与胡律师通了话,表示了深切的哀悼之意。

 


 

我查了一下微信中与屈先生的通信记录。


我与他认识是通过微信,时间是2017年3月17日 01:53,那时我正在学习中国古诗词的日本新发展俳句。我们一起学习了马悦然著《俳句一百首》。我在北京的书店里买到了一本名为《一啄一声响》的书籍,作者是达哥。根据达哥在书上的联络方式,我于2016年11月29日 01:09与他用微信取得了联系。后来得知他是一位山西大同老乡,我们约定一起学习马悦然著《俳句一百首》。他于2017年3月17日 01:47建了一个名为“国际俳句俱乐部(中日英)”的群,并把屈先生拉入了群。我与屈先生加为好友的时间是2017年3月17日 01:53,我们一起开始学习中国古诗词的日本新发展俳句,准备翻译马悦然著《俳句一百首》。


4月2日他从网上买了《俳句一百首》。我们对了解俳句真谛的马先生产生了兴趣,直至我取得马悦然先生的同意,一起翻译了《俳句一百首》。


5月27日我介绍他加入了以那三届为主的“俳句を楽しむ”群,我是群主。

 


 

胡律师是屈先生在北大英文系的大学同学。我们三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群“加氢站之旅”,建于今年1月12日。


1月22日,我们在群中得知他在香港建立了一个公司。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踏遍日中加三国的加氢站。屈先生一个人几乎踏遍了中国国内的所有加氢站,可惜以后不能参加我们的这个活动了。下面是胡律师发来的与屈先生的通话。




去年得知屈先生要一人驾车从北京前往深圳的消息,我也曾经想和他一起走一趟,但是在北京的事情没能处理完,没有和他一起同行。听他说,在路上碰到了从加拿大回国探亲的胡律师。

 


 

屈先生于三月曾经来过东京一趟,我们一起讨论了翻译的书,我还带他去看了隅田川河堤上位于南千住“汐入公园”里的樱花。很荣幸,我给他拍的相片被他设为了头像,参阅文章的冒头。我在写完这篇文章正要发出时,才注意到。



屈先生在樱花树下


与屈先生在樱花树下


与屈先生东京


笔者于6月6日在《北京的氢车和加氢站等氢能产业的发展》中使用了屈先生的三张相片,这里重发一下,以表示对他的纪念。


已废的飞驰竞立制氢加氢站

(屈木禾摄于2019年12月22日)


运营中的亿华通加氢站

屈木禾摄于2019年12月22日


院内进不去,没有更好角度的全景

屈木禾摄于2019年12月22日


屈先生在6月11日说,“我在深圳安家失败,心境极差,打算回平谷休养一段时间,不想参加任何活动。”


6月16日,我将在上海讲演的题目是《日本氢能社会的发展现状和对中国能源转型的启示》,英文我翻译成了《The Japanese hydrogen society's development and its inspiration to China energy transformation》,征求他的意见。他回信:The current status of the development of Japan’s hydrogen society and its inspiration to China’s energy transformation。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屈先生与我最后的微信是在16日的22:57:“以前提过我不能写不能讲。现在翻也翻不动了。”


之后我发出的信息就没有再收到回音。


我们的三人群“加氢站之旅”已经改名为“屈木禾记念”,欢迎有志者加入,缅怀屈先生,共同完成他未能完成的使命。



屈木禾(网名:老木頭)先生,1964年7月12日生,2020年7月10日卒。1984年考入北大英文系,1992年毕业离校。认识他时,他在国贸CBD区从事法律英语翻译工作。他曾在加拿大短期留学,中东短期工作。


他生于大连,长于长春,自幼喜爱日语和日本文化。他有一件还算自豪的事情,近年集中来日旅游20余次,单人足迹遍及全部47个都道府县。


日本很多地方来了不止一次,但基本上属于走马观花。他充分利用了面向外国人的JRパース,是相对廉价的,新干线也能坐。每次有目的地集中一个区域。我的主要目标是百名城,跑了五六十处。


他缘起于以前在北大结识的一位奈良县留学生友人,他偶然问友人去过哪些地方,友人说都去过,基本上是学生时代的修学旅行。他马上说这也是我的目标,然后在三年时间里果然实现了。


屈先生,您辛苦了!去年以来,您圆满地送走了您的母亲,为中国的氢能事业的发展也操了很多心,为普及中国古诗词的现代新枝俳句的发展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几乎踏遍了日本的100个古城,我们永远怀念您!


李扩建于东京

wechat: li_japan
























by li_japan | 2020-07-29 07:54 | 俳句,漢俳 | Comment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