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ブログトップ

NPO日中氢能协会

sxcn.exblog.jp

杨房公社出席清徐县首届知代会74

杨房公社出席清徐县首届知代会全体代表留影 74.11.18
d0007589_953749.png
张锦悦(北程4) 贾明(杨房2) 杨允宁(新营) 温耀林(杨房4) 杜秀芬(北程1) 郝建华(杨房4)
佚名(西堡)王彥萍(韩武堡)郝巧玲(师家堡)白春芳(北程2)马桂兰(南程)杨改珠(韩武堡)

郭琏(杨房3) 武治本(杨房3) 杨润朝(北程) 袁根生(公社) 赵俊冉(杨房1)

袁根生:杨房公社知青负责人;
杨润朝:北程,带队干部代表;
武治本:杨房三队队长、农民代表。
相片提供:马桂兰,郝巧玲。


编辑:李扩建



# by li_japan | 2018-05-01 09:05 | 同学,知青 | Comments(0)

太原市知代会杨房公社代表74

太原市知代会杨房公社代表留念 74.12.20
d0007589_0461359.png
杜秀芬(北程1) 白春芳(北程2) 郝建华(杨房4)
赵俊冉(杨房1) 王彥萍(韩武堡) 郝巧玲(师家堡) 马桂兰(南程)
贾明(杨房2) 杨润朝(北程) 袁根生 趙根锁(韩武堡) 杨允宁(新营)

袁根生:杨房公社知青负责人;
杨润朝:北程,带队干部代表;
趙根锁:韩武堡,民兵指导员、农民代表。
相片提供:马桂兰,郝巧玲。


d0007589_9175668.jpg

企划编辑:李扩建



# by li_japan | 2018-04-28 09:20 | 同学,知青 | Comments(0)

山西省太原市清徐县杨房公社杨房大队

山西省太原市清徐县杨房公社

杨房大队知青组织(1973.10.7)
人数:211人
大队长:李扩建
副大队长:赵俊冉、陈治华
一队长:闫玉强、季美丽
二队长:田同乐、牛英
三队长:康吉宝、郭琏
四队长:温耀林、郝建华


杨房大队农民组织(1973.10)
土地:4020亩
人口:1024人
大队书记:杨生成
大队副书记:齐锡金
大队主任:杨佩玉
大队民兵营营长:苗培玉(满福)
大队妇联主任:杨中开
一队长:楊宗宝(候旦)、张映青(铁儿)
二队长:陈国祥、陈春恩、苗二狗
三队长:武治本、田育亮(政治)、穆发有(后到公社食堂做饭)
四队长:武殿臣、韩晋增(狗儿)


杨房大队团总支(1973冬)
书记:赵俊冉
副书记:陈治华、李扩建

杨房大队民兵营(1973冬)
营长:苗佩玉
副营长:陈治华、李扩建
教导员:齐锡金(折福林(甲喜儿)?)
副教导员:赵俊冉


知青群主(现在)
大队《杨房知青》:李扩建
一队《楊房缘》:袁金凤
二队《青春年华》:牛英
三队《杨房3队知青》:杨秀珍、王建爱
四队《青春的回忆》:温耀林



# by li_japan | 2018-04-26 16:38 | 同学,知青 | Comments(0)

楊房大队三小队

楊房大队三小队队长:康吉宝、郭琏

风华正茂 74.3.24
d0007589_15545672.png

刘铭媛 孙金燕 李丽 杨秀珍
王树梅 陈志华 张美英 王建爱
韩贵庭 王转玲 孙抗美 陈彩霞


d0007589_15552583.png


d0007589_15555491.png





# by li_japan | 2018-04-26 15:52 | 同学,知青 | Comments(0)

马云来日本在早稻田大学与年轻人对话

YouTube Live •日本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YU09XzTAEo

YouTube Live •Englis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f55VwdC2XI

中国アリババグループ ジャック・マー(馬雲)会長特別対談
https://www.waseda.jp/top/_import/58315

Mr. Jack Ma meets future global leaders at Waseda University
https://www.waseda.jp/top/_import/58317

ジャック・マー(馬雲)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3%82%B8%E3%83%A3%E3%83%83%E3%82%AF%E3%83%BB%E3%83%9E%E3%83%BC

马云(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A9%AC%E4%BA%91/6252?fr=aladdin




# by li_japan | 2018-04-25 20:21 | NPO&NGO | Comments(0)

日本俳句的平均字长为十二、三字

昨天又收到了現代俳句協会Internet俳句会寄来的投句発表邮件,第205回,其中有739首俳句,如下按字数少多排序,各取一句为例。

045 暁の囀り長き花堤
050 自らを水に葬り花筏
030 春眠や終着駅は始発駅
014 夏どなり女前座の束ね髪
001 婚活や願いひと筋鯉のぼり
003 跳ねられし猫横たふる春の闇
004 お日様がつぼみをめくる花三分
015 まだ人間よと妻の目がいう春の朝
105 うららかや司書の本持つ手のやさし
040 しゃぼん玉強がり言ってた過去もある
642 アレッポの瓦礫に咲かんアーモンドの花
151 うすばしろてふつがひゆるりやまたゆるり

我们看到,最短8字,最长19字。

上次第205回的739句合起来,一起统计,得到的结论还是相同,日本俳句中十二、三字最多,平均12.8579161字。其中日文俳句不算音数的ゃょゅ没有被算为一字。

d0007589_10460888.jpg



# by li_japan | 2018-04-22 10:46 | 俳句,漢俳 | Comments(0)

杨房大队知青们听杨生成书记忆苦思甜73

杨房大队知青们听杨生成书记忆苦思甜(1973冬)
d0007589_07351280.png
李香兰 王瑞龙 赵润威 薄俊义 徐子安 李扩建 康吉宝 张全喜
赵俊冉 徐全仁 艾香林 苏爱梅 牛原平 闫玉强 靳金钟 武秀山
王素悔 郭𤪼 苏爱荣 季美丽     讲话者:杨生成书记
(摄影:国营247厂宣传部柳六儿,保存提供:李扩建)

这是我们于1973年冬在清徐县杨房公社杨房大队插队时,知青们晚上在大队部听大队杨生成书记“忆苦思甜,并讲述杨房村的两条路线斗争史”。这张相片和我在星火俱乐部代表知青讲话的相片曾经在在厂门囗的玻璃宣传栏里挂了很长时间。

相片的中心为杨生成大队书记。他对面只照了一只胳膊的应该是大队会计杨铁柱吧。后边第一行是坐在箱子上的,第二行是坐在凳子上的,还有站着的,第三行是坐在小板凳子上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赵俊冉,她总是呢么认真,那才是一个真实的写照。她是知青中唯一的党员,兼任大队团总支书记,我是副书记,也是知青大队长,我们的工作一直配合得很默契,我也很尊敬她。还有季美丽也在认真地作笔记,她是我在九中上高中时的团支书。

这张相片是摄影者的柳六儿给我的,当时在他和我父亲都在国营247厂即山西机床厂宣传部工作。我和柳六儿还有过一点特殊的关系。记得文革刚开始时,有一天半夜,机床厂的造反派们开着大卡车去城里的一个派出所去造过反,当是还是个孩子的我只有10岁,可能是父亲把我一人放在家里不放心,就让我也跟着他们去(看热闹)了。以后,他见了我,总称戏我为“革命战友”。后来曾经想去找他,但是刚听说他已经走了,遥祝“革命战友”在天上也幸福安康。

据二队长牛英回忆,厂宣传部的专门去杨房拍了好多照片,还有去地里站在拖拉机上照的,在赵俊冉房东家照的…可惜这些照片都不知道去哪了?大家手里有这些照片吗?

元金梅说,这张照片非常珍贵,一定要好好保存,它代表着一个时代,让我们回忆起我们青青年代。

陈志华说,谢谢李扩建为我们提供了这张照片,让我们回忆起当年插队的时光。
最后揭秘一下,其实这张相片并不是开会的实际情景,而是为了宣传,带队干部让大家装模作样而拍摄的。记得相片拍完之后,杨书记和大家说:“出了一头汗,比干活还累了”。




# by li_japan | 2018-04-17 07:36 | 同学,知青 | Comments(0)

日本俳句的平均字长为十二三字

今天收到了現代俳句協会Internet俳句会寄来的投句発表邮件,其中有862首俳句,如下按字数少多排序,各取一句为例。

桜餅草と鶯半分こ
春嵐花筒転ぶ野の仏
(ほか1句を省略)
黒い霧霞が積乱雲雨水
(ほか40句を省略)
暗闇へ翔る火の鳥お水取
(ほか121句を省略)
鴨二羽の尻立て潜る春の川
(ほか214句を省略)
頂きへ吸い込まれゆく残り雪
(ほか215句を省略)
うたた寝の手相見の笑む目借時
(ほか148句を省略)
モクレンの気高き白に染まりけり
(ほか72句を省略)
朧夜のフクロウカフェに魅入られて
(ほか32句を省略)
忘られし薯が芽を出すひょこひょこと
(ほか8句を省略)
スーパーのパンジーが言うおつかれさま

d0007589_18123803.png

我们看到,最短8字,最长18字,平均12.8字。
其中日文俳句不算音数的ゃょゅ也被算为一字。




# by li_japan | 2018-03-21 17:54 | 俳句,漢俳 | Comments(0)

那三届群规最新版

d0007589_17461043.png
★本群成员一直定义为那三届,即1977年到1979年入学的大学生。作为例外,参加过线下活动的大哥大姐和八零级也可加入。八一级不可。最低要求要懂日文的,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最好是在日本有生活基盘的。
★我们那三届,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也处在相同的环境,都处理过相同的问题,更面临相同的未来,所以有缘产生了这个群。但是那三届年龄层次大,经历各不相同,人才济济,个性较强,遭遇多多,“贫富”差距颇大,政治观点各有不同,争论时一般不让步,请大家沟通时注意分寸。
★欢迎并感谢介绍你知道的那三届同学入群,请先让其同意群规,并请督促修改群昵称。群昵称:姓名+級+大学+专业+系等。如:李拡建77北交大85名大。修改方法请点击右上角的👥,修改群昵称即可。感谢您的支持!最初一周,建议新入者只看、除“歓迎挨拶対応”等以外尽量少发言为好。
★希望大家自觉遵守。不正名者不得发言,不得抢红包。对不改又要发言者,谁都可以进行警告,超三次者将有可能被请出群,期待您的理解!2018-1-17 12:23 跟据群的需要和本人的愿望,特地聘请崔桑也作为群管理员,负责监督执行群规。她让丅谁就丅谁,敬请有关各位注意为盼。(丅为请上宇宙飞船之意)
★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刷屏,也不要转载与那三届无关的内容,协力杜绝脏话过激敏感等帖子。在群里少发只有自己一人又与大家无关的东西为好。转载时要取得有关人员的同意。
群内欢迎群员发布对大家有益的任何广告,包括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但是一般只限一次,有群友愿意参加的活动信息尽量不要超过三次。如果是直接受益者必须有红包跟上。但请尽量避免引起反感。否则将被请喝茶。
★纪念高考40周年征文启示 http://sxcn.exblog.jp/26438680/ 殷切期待大家的投稿!
d0007589_10472434.jpg
★本规则由那三届共同制定,如有任何异义请明示,群主可以根据大家的意见随时进行修改。亲,欢迎您的加入!
d0007589_17461043.png



# by li_japan | 2018-03-07 11:24 | 那三届 | Comments(0)

2018远方的惦念

d0007589_18251720.png
1,2018远方的惦念-祖国祝福你
[祖国祝福你 (海外摄制版本) : http://m.youku.com/video/id_XMzQwMjQ0MjUyOA==.html?firsttime=0&source=&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2,2018远方的惦念-龙的传人
[龙的传人(海外摄制版本) : 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QwMjYzODE1Mg==.html?firsttime=0&sourc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ishttps=1]

3,2018远方的惦念-蒲公英
[蒲公英(海外设置版本) : http://m.youku.com/video/id_XMzQwMjgzODkyMA==.html?firsttime=0&sourc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4,2018远方的惦念-妈妈的口头禅
[妈妈的口头禅 (海外摄制版本) : 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QwMjg0MzE0NA==.html?firsttime=0&sourc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ishttps=1]

5,2018远方的惦念-安哥拉
[2018远方的惦念-安哥拉 : http://m.youku.com/video/id_XMzQwMzc3ODY2MA==.html?firsttime=0&source=]

6,2018远方的惦念-津巴布韦
[2018远方的惦念-津巴布韦 : http://m.youku.com/video/id_XMzQwMzc3ODk3Mg==.html?firsttime=0&source=&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7,2018远方的惦念-赞比亚
[2018远方的惦念-赞比亚 : 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QwMzc3OTU2MA==.html?firsttime=0&source=&ishttps=1]

8,2018远方的惦念-科特迪瓦(上)
[2018远方的惦念-科特迪瓦(上) : http://m.youku.com/video/id_XMzQwMzc3OTEyNA==.html?firsttime=0&source=]

9,2018远方的惦念-科特迪瓦(下)
[2018远方的惦念-科特迪瓦(下) : 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QwMzc3OTI2MA==.html?firsttime=0&source=&ishttps=1]


# by li_japan | 2018-02-16 18:20 | 華僑華人 | Comments(0)

流落日本的山西孤儿光俊明(林衛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了70余年,但是挑起战争的法西斯军国主义者给人类造成的巨大伤害,却仍然在隐隐作痛。一个山西孤儿在二战中的坎坷而苦难的经历,犹如一首哀伤的歌,多少年来不时在人们耳边回响。
    
(一)
    
  1943年6月底,侵华日军第37师团步兵227部队第七中队,在毗邻晋南垣曲的河南省济源县,袭击了从山西撤退下来的中国军队──中央军第27军。
  在大雨滂沱、武器装备全被淋湿的不利情况下,27军官兵奋起抵抗。他们左冲右突,前仆后继,但最终还是未能摆脱日寇的魔爪。7月31日,此次战役结束。中央军1371余名官兵战死,4853多人被俘。10000多人突出重围后,南渡黄河,向洛阳方向转移。
  参加扫荡的日军在清点俘虏时,发现在中国军人中,竟然有一名年纪约七、八岁的操晋南口音的男孩子!
d0007589_17434943.jpg
  他从哪能里来的?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中国军队里?人们脑海里浮现起一个个疑团。
    
(二)
    
  这个小孩叫俊明,这是养父为他起的名字,至于原来姓什么叫什么,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他出生在晋南农村,什么县什么乡他不清楚。对于生父,只记得在他五、六岁时,从军去了。当时正值全民抗战,前线经常告急,需要补充兵源,年轻壮丁当兵赴前线抗日,是政府的命令,也是老百姓的义务。但是,父亲一走,他的家庭却失去了支柱,糊口度日也十分困难。母亲累死累活,也支撑不起这个家,于是只好把妹妹送给人家当养女。俊明记得:当来人要带走妹妹时,母亲搂着妹妹嚎啕大哭。妹妹连哭带喊:“我不走!我不走!”母亲呜咽着说:“妈也是为了你呀!去了你还有口饭吃,留下来咱们都得饿死啊!”
  伯父不让母亲死守,一再逼迫母亲改嫁。他对母亲说:“我弟弟也许已经战死了,你再嫁人吧!”
  俊明的第一个继父是个穷光棍,住着一孔空荡荡的破窑洞,而且债务累累。他非但没有能力养活妻儿,反而把俊明母子推向更加痛苦的深渊。一天夜里,继父为了躲债,携家人出逃了。一家3口讨吃要饭,四处流浪了两个来月,眼看日子越来越难熬了。有一天,妈妈趁男人不在场,悄悄对面黄肌瘦的儿子说:“这样下去不会有好结果。妈希望你能够进学校念书,咱们去找学校吧!”就这样,妈妈带着他离开了继父继续踏上流浪之路。夜漫漫,路茫茫,母亲一心“要把儿子拉扯成人”这个朴素而坚定的信念,犹如黑暗中一团火光,鼓舞和指引着娘俩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行进……
  在一个有一万来人口的集镇上,妈妈嫁给一个农民。开始时,第二个继父还遵守结婚时的诺言:供养子念书。可是不久,他便反悔了,经常同妈妈吵架。他认为:念书纯属浪费,种田耕地需要什么文化!矛盾一天比一天尖锐,可是妈妈一点也不退让,非让儿子上学不可!
  镇子附近,驻扎着一支中央军,经常有官兵逛集镇或买东西。一次偶然的机会,母亲认识了一个姓郭的中尉。有一次,母亲把郭中尉请到家里,好酒好菜殷勤款待,最后提出一个请求,恳请郭中尉帮助俊明上学念书。郭中尉是个豪爽的人,痛快答应了。继父知晓这件事后,和母亲大吵一顿。但母亲是铁了心,坚持把儿子托付给了郭中尉。
  从此,小孩的生活跟军队拴到了一起。郭中尉言而有信,买了一些学生文化用品,送小孩进了驻地附近的小学校。他还替小孩起了个名字──俊明,意思是希望他长大以后,成为一个英俊而聪明的人。部队转移了几次,俊明就读的学校也换了好几处。
  跟着郭中尉,小俊明尝到了念书的乐趣。他学会了朗诵和写字,还会唱当时的国歌。在第3所学校念书时,他被推选为班长,掌握了学校唯一的一个哨子。每当他吹响哨子、同学们随着哨声迅速集中靠拢起来的时候,他心里充满着自信和自豪。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是大人了!
  1943年6月,郭中尉所在的27军奉命向南转移。战事吃紧,俊明不得不中止学习,跟随部队一起行动。经过多日的跋涉,他们来到可以听见黄河水涛声的地方(后来知道这是河南省济源县)。夜间,在大雨中宿营,他们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勉强入睡。第二天早晨,部队正准备渡河时,日本兵已经像蝗虫一般铺天盖地地猛扑上来。于是,一场恶战展开了。
  就这样,俊明和其他一大批活着的中国军人,成了日军的俘虏。而郭中尉,一个曾爱护他、帮助他的中国军人,则生死不明。俊明意识到:可能已永远失去了这位好人。
    
(三)
    
  战争,左右了俊明的命运。
  孤儿兼战俘的俊明,被日军带着四处奔走。当时,军士们曾请示高桥中队长:“如何处置这个中国男孩?”高桥望着剃着光头、一副憨厚模样的俊明,想了想说:“没办法,先带着他一起走吧!”
  日本兵有些开始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战俘”了。大家都叫他“光少年”,因为他经常剃光了头,“光”于是便成了他的新姓。他的名“俊明”日语发音为“托西阿奇”,日文“としあき”。从此,再没有人叫他Junming,而是叫他“托西阿奇”,他也就适应了日语环境,学会了日语。
  济源战役结束以后,日军第37师团步兵227部队第七中队奉命取道晋南南下。光俊明被日军带着一起行动,经东镇、运城等地一路行动,越来越远地离开自己的故乡。他再看不到熟悉的黄土地、梯田、窑洞、杨树枣树柿子树……,听不到亲切的乡音。
  1945年6月,光俊明跟随日军到达越南西贡。这时,战局已经大变,日军已经像秋后的蚂蚱,再也威风不起来了。当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告正式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战争结束了!
  这一回,战败国的军队成了俘虏。然而,令人哀叹的是:无辜的光俊明又一次当上了俘虏!第一次,他跟随中国军队当了日军的战俘,第二次,他跟随日军当了盟军的战俘。小小年纪的光俊明,当然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只知道:世上只要发生了战争,就有人要家破人亡,人的命运就由不得自己主宰。
  光俊明同投降的日军一起,被盟军收容,安置在设于泰国的一个战俘收容所。
  “如何处置这个中国男孩?”这个问题再一次被提出来。日本军医加地正隆表示愿意领养光俊明,中国方面见他举目无亲,不再坚持引渡。为了慎重起见,也为了对光俊明负责,当时盟军驻万象第18方面军司令部长官、英军布伦斯基将军和日军佐藤师团的代表下村氏,专门签订了一份《少年同伴请愿书》,对加地正隆领养光俊明的关系予以正式确认,从此,加地正隆成了光俊明的“养父”。
    
(四)
    
  1946年5月,光俊明随着被遣送回国的日本军人,从老挝的首都万象出发,踏上去日本的路程。当轮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航行时,船上的日本兵摆脱了武士道精神的禁锢和纪律的约束,个个显得自在和轻松:有的在讲述自己惊险的经历,为自己的幸存感到欣慰;有的在怀念死去的伙伴,对悲剧的制造者表示愤懑;有的在想象家乡的现状,对家人的处境充满了担忧;有的开始筹划今后的职业,对新生活满怀期盼;……
  战争结束的同时也注定了光俊明的命运:到另一个国度去生活。“养父”加地正隆军医一面关照光俊明的饮食起居,一面滔滔不绝地介绍故乡熊本县的山山水水和风俗民情。他对光俊明说:“熊本是个很好很好的地方,你一定会适应那里的生活。”
  光俊明也对自己说:“我一定会适应那里的生活。”黄土地造就了山西人坚韧刚毅的性格,能忍能受,什么环境也能适应和生存。而且,此时光俊明已经是11岁的少年了,特殊环境的磨炼,使他成熟得更早一些,多一些老练,少一些稚拙,多一些深沉,少一些活泼,特别是同龄人的天真娇气在他身上已没有痕迹了。
  加地正隆一家对光俊明的确很好。念书,是他和母亲梦寐以求的愿望,在熊本得以实现。1946年11月,光俊明进入八代市代阳小学校上4年级。1949年4月,进入八代市第一中学。1955年4月,考上熊本商科大学。1959年3月,他大学毕业,进入神户市一家贸易公司工作。
  1969年,34岁的光俊明同熊本县一位叫范子的姑娘缔结百年之好。光俊明,这颗来自山西的“种子”在日本土地上落地生根了。他的家庭和事业都蒸蒸日上。1986年,拥有一子二女的光俊明,在神户开始自己经营一家进出口公司。当年可怜巴巴的小战俘,现在成了人人刮目相看的大企业家。
d0007589_17440369.jpg
  “今天我生活得很好。”光俊明说,“但是,我非常思念在中国的妈妈和妹妹!”是啊,战争给他心灵上留下的创伤是难以抹去的。他不止一次地梦见童年的往事,经常哭叫着:“妈妈!妈妈!”
  遥远的妈妈,你到底在哪里?遥远的妹妹,你到底在哪里?
    
(五)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许多二战中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纷纷回日本同自己的亲人团聚。而光俊明,一个因战争流落到日本的中国孤儿,却至今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煎熬!
  上个世纪80年代,日籍华人光俊明曾向中国驻日机构提出申请,要求到山西晋南寻亲。经中国外交部和山西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批准,光俊明和“养父”加地正隆,于1986年10月来到山西运城地区寻亲。
  笔者曾任运城行署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于1985年4月调到山西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任职,因此没有继续直接参与光俊明寻亲之事。我的后任——运城行署外事侨务办公室的领导们十分重视,热情接待,并专门派员协助寻访;而我则密切关注此事的进展情况,因为光俊明作为日籍晋人,也是我们省侨办的工作对象和联谊对象。
  其时,日本一家电视台专门组织一个摄制组随行。他们认为光俊明的传奇经历可以做成一部纪录片,进行周密的计划。摄制组可谓做足了“功课”。他们在日本时,就采访了光俊明先生,请他将儿时的记忆写成文字,画成地图,尽量还原当时的生活轨迹。同时采访了参加济源战役的日军步兵227部队第七中队的有关人员,了解战役的具体经过。摄制组还查阅了日军第37师团记事《十八夏太行作战》,了解济源战役及战后部队调动详情。在此基础上,他们写好了纪录片脚本,并起了个标题《遥远的妈妈》。摄制组对光俊明寻亲的结果抱比较乐观的态度,认为他找到母亲何妹妹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如愿以偿,那么《遥远的妈妈》必将成为成功之作。
  在运城行署外事侨务办公室的支持配合下,光俊明一行在运城夏县某村,找到一个遭遇类似光俊明母亲的老妪。双方经过长时间的交谈,光俊明还是失望地否定了这位“母亲”。晋南是遭受日军铁蹄践踏和蹂躏的地区之一,山河破碎,生灵涂炭,人民生命财产损失难记其数。亲人离散,便是罪恶战争带来的“后遗症”;光俊明寻亲无果,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运城行署外事侨务办公室副主任李天元同志及时向我反馈光俊明先生寻亲情况,并且送我一些资料。我也深受感动,特别对光俊明先生的曲折经历和寻亲愿望,发自内心表示同情和理解。
  1995年,我在山西省公安厅内部刊物《警察世界》,发表了《八岁战俘》一文,配合一组照片,首次披露了光俊明先生的传奇经历,引起反响。一些读者纷纷来电来信要求认亲。多是听长辈的讲述和描述,称光俊明很像他们家在抗战中失散的亲人(“舅舅”之类),却拿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尽管我有光俊明先生的详细地址,但未敢向双方反馈上述信息,怕因信息不确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据悉:光俊明先生的“养父”加地正隆已成为一名热爱和平的反战人士,一直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从1992年开始,他作为熊本加地医院的院长和熊本市马拉松协会的会长,不顾年事已高、工作繁忙,每年都要出资到中国桂林举办中日中老年马拉松大赛。他表示:生命不息,就要一直将此项比赛活动举办下去。
  在运城地区寻亲无果之后,光俊明先生也就放弃了寻亲念头。往事已经翻篇,但往事难以忘却。他潜心撰写的的日文自传著作《七岁的俘虏―一个中国男孩的“战争与和平”》、日文《七歳の捕虜―ある中国少年にとっての「戦争と平和」》,已由日本的现代教养文库出版发行,引起强烈反响。年逾耄耋的光俊明先生最想表达的愿望还是:“战争啊,残酷无情的战争!但愿这种灾难永远不再发生!”

编辑者李扩建跋:经作者同意,斗胆修改了几处。


# by li_japan | 2018-02-15 17:21 | sx(晋、山西) | Comments(0)

那三届群规

(最新版)
d0007589_17461043.png
★本群成员一直定义为那三届,即1977年到1979年入学的大学生。作为例外,参加过线下活动的大哥大姐和八零级也可加入。八一级不可。最低要求要懂日文的,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最好是在日本有生活基盘的。
★我们那三届,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也处在相同的环境,都处理过相同的问题,更面临相同的未来,所以有缘产生了这个群。但是那三届年龄层次大,经历各不相同,人才济济,个性较强,遭遇多多,“贫富”差距颇大,政治观点各有不同,争论时一般不让步,请大家沟通时注意分寸。
★欢迎并感谢介绍你知道的那三届同学入群,请先让其同意群规,并请督促修改群昵称。群昵称:姓名+級+大学+专业+系等。如:李拡建77北交大85名大。修改方法请点击右上角的👥,修改群昵称即可。感谢您的支持!最初一周,建议新入者只看、除“歓迎挨拶対応”等以外尽量少发言为好。
★希望大家自觉遵守。不正名者不得发言,不得抢红包。对不改又要发言者,谁都可以进行警告,超三次者将有可能被请出群,期待您的理解!2018-1-17 12:23 跟据群的需要和本人的愿望,特地聘请崔桑也作为群管理员,负责监督执行群规。她让丅谁就丅谁,敬请有关各位注意为盼。(丅为请上宇宙飞船之意)
★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刷屏,也不要转载与那三届无关的内容,协力杜绝脏话过激敏感等帖子。在群里少发只有自己一人又与大家无关的东西为好。转载时要取得有关人员的同意。
★群内在良识范围内每人每月可发一次营利性广告,但是必须有红包跟上。非营利广告不限,但请不要重复,避免引起反感。否则将被请出。
★纪念高考40周年征文启示 http://sxcn.exblog.jp/26438680/ 殷切期待大家的投稿!
d0007589_10472434.jpg
★本规则由那三届共同制定,如有任何异义请明示,群主可以根据大家的意见随时进行修改。亲,欢迎您的加入!
d0007589_17461043.png



# by li_japan | 2018-02-08 11:20 | 那三届 | Comments(0)

纪念高考恢复40周年征稿启事

d0007589_10472434.jpg
  40年前,中断10多年的高考得以恢复,77年12月文革后首次高考的进行,是中国改变文革历史的象征性事件,揭开了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第一幕。那次高考改变了的中国的历史,更是改变了我们每个人的历史。
 
  没有那次高考,我们不会成为大学生,更不会成为研究生,更不会有出国的机会,更不会有成为海外华侨和外籍华人的可能。
 
  40年中,我们既是中国进行改革的首批受惠者,同时也为共和国的建设和全世界的和平贡献着我们的毕生精力,更是在与国内同胞不同的地方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
 
  现在我们已经到达或者即将到达退休的年龄,今年是高考恢复40周年,这还不值得我们一起纪念一下吗?
 
  为了纪念高考恢复40周年,我们呼吁进行相关的纪念活动,并请大家把各自不同的高考故事写出来,将我们的人生轨迹的记录留给后人。
 
  征稿题目为《中国回复高考与我》,对象为由于高考的回复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那几届大学生们。
 
  本次征稿内容以高考为中心,重点为高考前后自己的变化。范围可以包含高考之前的插队、当工人、参军等的经历,和高考之后的大学和研究生的生活。最好能有相片和相关史料。截稿期限未定,定后网页公布。出国以后的奋斗经历将作为续集的内容。投稿顺序先提交中文稿,后提交日文稿。出版以双语对照形式编排。

稿件请发邮箱 77@chn.jp

日本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
77级在日同学李扩建等40位
(名单略)



联合周报
中文导报

# by li_japan | 2018-02-08 10:18 | 那三届 | Comments(0)

日本那三届の一日


那三届活動報告(2018/1/24)


一次会 李海源など100人、全部数百人
欧州音楽会(文京シビック小ホール、後楽園)
d0007589_18494775.png
d0007589_17463791.png
d0007589_17465313.png
d0007589_17471653.png
d0007589_17473241.png
d0007589_17475327.png
d0007589_17481533.png
d0007589_17482759.png
d0007589_17484555.png


二次会 凌甦群、李拡建など31人
日本那三届新年会(明治記念館羽衣、信濃町)
d0007589_17493078.png
自己紹介、群友王志成合掌、憲法記念館参観、記念写真など


三次会 貝龍、馬玉輝など合唱組17人
歌などの練習(明治記念館羽衣と庭、信濃町)


四次会 杜志など8人
二姐の店で食事(俺の酒場、錦糸町)




# by li_japan | 2018-01-25 17:14 | 那三届 | Comments(0)

纪录片《高考一九七七》

当代中国电视艺术制作中心承制的五集电视片《高考1977》将在12月4日~8日每晚20:00-20:30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国家记忆》栏目播出。这是该片的宣传推介:

回望一代人的命运转折
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之际
中文国际频道《国家记忆》推出纪录片《高考一九七七》

1966年,随着高考的废止,一代人的大学梦顿成泡影。十年动乱,教育成了深受其害的重灾区,中国的发展面临着深重的人才危机;痛失求学机会的千百万知识青年,在上山下乡的时代洪流中渴盼人生的转机。1977年8月,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冲破历史的禁锢,拍板恢复高考,这一决策改变了中国数百万青年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航向。

1977年12月,570万人走上了高考的考场,这是社会回归理性与公平的开始。在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之际,中文国际频道《国家记忆》栏目,回望一代人的命运转折,特别推出五集纪录片《高考一九七七》,讲述四十年前那一场在历史关头的转折性考试。

《高考一九七七》纪录片共分为《停废高考》、《决策内幕》、《突破禁区》、《走上考场》和《改变命运》五集内容,既全景展现中国的高考从废止到恢复过程中的历史进程,又关注历史大事件中普通人的命运。在影片中,您将看到:邓小平决策背后的曲折艰难;科学与教育座谈会上武汉大学副教授査全性慷慨陈词,希望尽快恢复高考;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为了跨进大学的校门,多少人废寝忘食挑灯夜战备考。让我们共同致敬,这些以血性和良知推动了历史车轮的普通人;让我们共同感激,高考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无数个“他们”又改变了整个国家的面貌。

《高考一九七七》融史实严谨的历史叙事和充满感情的个人记忆为一体,以真实的历史影像、档案和亲历者的口述,带领观众回望那场竞争最为激烈,也是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重温那段或许与每个家庭都息息相关的历史。

摄制组历经半年多时间的筹备和策划,足迹遍布十多个省、市、自治区,采访了二十多位1977年参加高考的亲历者,拍摄了大量与那次高考有关的历史档案、文物,更抢救性地采访了多位参与决策的专家学者以及组织实施高考的人。更有人表示,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接受电视采访。这些珍贵的历史影像及亲历者口述,将在影片中为大家一一呈现。

《高考1977》纪录片将在12月4日——12月9日期间,每晚20:00,在中文国际频道《国家记忆》栏目推出,敬请关注!


# by li_japan | 2017-12-05 11:16 | 那三届 | Comments(0)

胡躍平:1977年の大学受験(李拡建訳)

中国語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神無月長城の北この寒さ
情熱に満ちた靑春をぶつかり
百万の熱く願いの若者や
再開の大学受験に集める
運命が時間の窓を開けけり

ある人は足に泥つきスニーカー
ある人は油の臭う作業服
ある人は乳幼児を預けけり
ある人は生徒らの目を遠ざかり
一緒に入った人生の試験場

私は長蛇の列の一人かな
人生のどきどき転機のわくわく
穏やかに深呼吸取り気持ちよく
運命のペンをしっかり握りけり
新しく夢の翼のページ書き
強靱な運命に告げ自分かな

冬来た照十八荘*に行く道
俺が知る県城からの春が来る

*「照十八荘」は山西朔県県城から西にある作者の挿隊した村。

訳者木に子の注:俳句18句、無季のもある。挿隊は下放と違い、戸籍も非農業から農業になり、下放は非農業のままである。つまり、挿隊は農民で、下放は都市人である。今では農民と都市人の戸籍は変えられない。


# by li_japan | 2017-11-30 17:45 | 俳句,漢俳 | Comments(0)

胡跃平:一九七七年的高考

日文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公元1977年
十一月
塞外中国,也是这样的冷
撞击到饱含激情的青春
数百万年轻人的热望,集中在
刚恢复的高考考场
命运,打开了时间的窗

有人脚蹬带泥土的球鞋
有人身穿带油味的工装
有人刚放下吃奶的婴儿
有人躲开小学生的目光
他们,一起
走进了人生的又一次考场

我是这长长队伍中的一个
人生转折
忐忑,紧张
做个深呼吸,平复心情
握住命运之笔
展开梦想的翅膀
书写下新的一页
告诉自己和命运什么是坚强

冬天已然来了
从县城往照十八庄的路上再往前
我知道,春天也在路上

*照十八庄是朔县县城往西的一个村庄,是作者插队的地方




# by li_japan | 2017-11-29 17:00 | 那三届 | Comments(0)

更新中

修正中
# by li_japan | 2017-11-14 23:59 | sx(晋、山西) | Comments(0)

《恢复高考卌年纪念文集》中文目录

日本語目録に
投稿序:李克强 李扩建 赵新为 吴小玲 冯革 波涛 石雪冰 谢思敏 胡跃平 贝龙 赵利华 江建南 顾雪松 宁滨

姓名序:
文章序:
大学序: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6:31 | 那三届 | Comments(0)

《大学入試回復卌年纪念文集》日本語目録

中国語目録に
投稿順:李克强 赵新为 吴小玲 冯革 波涛 李扩建 石雪冰 谢思敏
氏名順:
文章順:
大学順: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6:28 | 那三届 | Comments(0)

李扩建:四十年弹指一挥间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李扩建:四十年弹指一挥间
(北方交通大学77级大学生)


d0007589_12074051.jpg
苏爱荣 田淑媛 季美丽 侯丽亚
张炳建 英琦 郭建东 苗有旺 江九龙
郭𤪼 李扩建 范上燕老师 卫亚平
当年的高中班主任范上燕老师和同学们欢送李扩建赴北京上大学留影

是山西省太原市文革后的第一届高中生,也是太原市的第一批插队生,也是中国恢复高考后被大家称之为“77级”的第一届大学生,也是中国第一届正式硕士研究生。

文革后,77年恢复高考。当时,我在山西省清徐县杨房公社杨房生产大队第三生产小队经历了两年上山下乡的知青生活,还在太原铁路局机械修造厂机床大修车间作为“机械钳工”学徒两年多了,已经21岁。

在工厂报名后,因父母两个家庭都在政治上没有任何历史和现行的问题,顺利地通过了政审等手续,按时取得了《准考证》。到高考前一天,我们一直坚持每天照常上班。我在工厂跟的贾福有师傅,是个非常纯朴的四级钳工。高考仅剩下一周时间,师傅让我在厂内宿舍里,准备高考。

我的高考地点是太原市五一路小学,交通工具与上班一样骑自行车,自己一人骑车去骑车回。当时,每天上班都是带饭,高考的两天中午吃饭也和上班一样,是从家里带饭。

为了参加高考,单位给了两天时间,高考后一天也没有休息,照常从享堂骑着自行车去“皇后园”车站附近上班。

回想起来,我上小学五年级的1966年,文革开始,之后几年除了学习毛主席语录外几乎没有学到任何东西。1971年,我从西安的秦川机械厂子弟学校八年级(九年一贯制,相当于高二)调回到太原,当时太原市刚刚恢复高中,只有一年级,我就被插入到了太原市第九中学校高一班。我属猴,班里最小的同学都比我大两岁属马,还有几位属龙的。

太原市第九中学校高一,二班是文革后的第一届高中生,配置了最强教师阵容,数理化老师除了使用全国统一教材以外,还采用了文革前的教材为我们授课。我们学到了不少东西,这对高考成功起了决定性作用。

当时班里传说大学招生也要恢复,极大地激发了大家的学习干劲。后来由于白卷英雄张铁生出现,同学们知道没有考大学的可能性了,学习的积极性也就减少了许多。

我们高中一毕业,正好赶上了太原市第一批“上山下乡”热潮。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马上高高兴兴地报了名,按照山西机床厂(国营247厂)的安排,211人(加上回乡知青2名和转来的北京知青3名,共216名)一起到了清徐县杨房公社杨房大队插队落户,当了农民。记得村里的土地为4020亩,农民数为1000人出头(1024人?),当时知青数占了六分之一。

期间,村里一位“右派”私下借给我一套线装本的《古文观止》,我很高兴,晚上没电,我就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照亮,将《古文观止》抄写到一个笔记本上。时值“批林批孔”运动高潮,同屋的知青将我告发到了公社领导,说我在“克己复礼”。每晚大队部里干部开会,我当时是知青大队长,大队团总支副书记、大队民兵营副营长,当然要参加。公社党委副书记在会上询问我看古书之事,我灵机一动地说,我想知道孔老二在说什么,这样才好去批判他啊。这样,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但是这对我们缺乏的古典文学知识有所提高,也对日后的高考起了作用。

我是一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包括在插队期间也一直订阅着《无线电》杂志。到铁路局学徒以后,在下班以后我坚持到父母亲的国营兵工厂的夜间大学旁听《电子电路》课程。这不仅对高考起了很好的作用,也对以后的大学学习有很大的帮助。

高考之前,高中数学老师黄德兴借给我一本数学题选,在工余时间里复习数学,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考完第二天上班,大家都很关心地问,考得怎么样?我说考得不理想,准备明年再考吧!后来知道,考完后说考得不错的人反而名落孙山了。

从工厂得到北方交通大学(现为北京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以后,党委书记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话。书记和我说,今后五年的工农兵大学生的推荐计划都有了,其中没有你。恢复高考,使你变成了一条漏网之鱼。在太原铁路局里,向机械修造厂这样有技术的工作岗位并不多,也是一个非常难进的单位,路局分局干部子弟很多,推荐大学生自然就没有我的份了。

从机械修造厂考上大学有两位,我考到了北京交通大学,另外一位进入了山西医学院。

国家决定恢复高考,是中国走向改革开放道路的第一步,我们77级大学生也就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受益者。

最后用一首五七五汉俳结表达我的感慨:考后四十年,真像弹指一挥间,感慨超万千。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5:41 | 那三届 | Comments(0)

赵新为:我的1977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赵新为:我的1977
(天津大学77级大学生)


d0007589_12100415.jpg
赵新为当年与高中班主任留影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各种纪念活动又让我的思绪回到四十年前,回到1977年冬天的那场改变人生的高考的点点滴滴。

我出生在河北农村,小学上得早,高中毕业时还不到16岁。毕了业就要回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在娘肚子里的时候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生下来就先天不足,那时也身小体弱,农村的重活是干不来的,就当了个民兵队长,每天背着一支步枪和几个下乡知青巡逻。在农村半年后,有一天高中班主任路过来看我,一个月后我就被调到一家高中当民办教师,教一年级数学。那时,农村孩子上学一般比较晚,我的学生里有一半岁数比我还大。当老师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也对我复习考大学帮助甚大。

转眼就到了1977年夏天,同事里开始传说要恢复高考,大家都是将信将疑。文化大革命后期知青上山下乡,要接受再教育两年后才有资格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我毕业不到一年,没有资格被推荐,心想就是考试也得先劳动两年再说,所以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等到正式公布人人都可以参考、按成绩择优录取时,离12月15日考试只剩下了一个半月。我所在的中学组织了夜校,为想报考的人开班,我还担任了十个课时的平面几何。我白天上课,下午改作业,晚上讲课,复习的时间很有限。学校当时刚搬了新校舍没有电灯,只好在蜡烛下工作,我的眼睛就是从那时开始近视的。

随着招生简章的公布,选学校填志愿成了一件头疼事。我起初打算报考中文系,家里却持不同看法。文革的余悸犹存,在政治动荡不已的中国有一技之长才算是铁饭碗。最终我决定报考理科,而且是正在兴起的电子学门类。文革十年没有招生,当时的信息十分匮乏,哪个学校哪个专业好不清楚,更不知道各个大学的招生标准,也不知道自己所在地的教育水平。第一年是先报志愿后考试,更不敢照着知道的几个名校来填,万一考不上明年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当时在农村只要是“吃商品粮的”,那可是骏马得骑美女任选,而考大学是摆脱农村户口的最佳途径。我们那儿文革前没出几个大学生,有一个是北京轻工业学院的,算是小地方的大秀才了。

d0007589_12102392.jpg
赵新为大学毕业前后留影

我最终决定报天津大学,却和上述考虑关系不大,而是取决于同事老师的一句话。他说,毛主席曾四次视察该校,校名也是他亲笔题写的。我就这样把天大在河北招生的唯一专业做了第一志愿。我入学后才知道自己的考分,也知道了信息不足的可悲,其实还有那么多的选择。但是不管怎么说,那场高考改变了我们这一代无数人的命运,所以当时的点点滴滴还可以记忆犹新。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自己选错了专业,而是一直在这一行里耕耘。

第一年高考,河北省理科考四门:语文、政治、数学和物理与化学,不考外语。语文作文的题目是《记我最尊敬的一位老师》,现在看起来幼稚得可笑,但在那个年代这也是一个不容易的题目,因为我们上学就没学什么东西。我答完卷后去看了那位把我从农村调去当老师的班主任,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生了一件令我至今都忘不了的事,有时会觉得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之神在主宰你的一切。

我到老师办公室时他正在打电话,就示意我先等一会儿。恰好在桌上有一份当天的《人民日报》,头版是“两报一刊评论员”文章:《论毛主席的三个世界伟大理论》,我就随意浏览了一下标题。没想到下午的政治考试题里,就有一道论述三个世界理论重要意义的。我在答卷时就像眼前有一张立体的报纸在那里一样,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我想,多三分五分的效果还是有的。河北有一句土话叫“风吹草帽扣鹌鹑,时气上来不由人”,人生中总会有这么几次让你暗自叫好的机缘。

考大学也不全是好事,考完后我病了一场,住了人生第一次医院,眼睛也开始近视。有传言说,健康问题会直接影响录取,我当时的视力大概有1.0,体检那天我把视力表的下面几行全背下来了,结果是1.5,算是一个小小的作弊。我上了大学就开始戴眼镜,一直到现在。

2月11日夜,我背着母亲做的铺盖卷,登上了驶往天津的火车,告别了我生活了十七年的小村庄,开始了一种在那以前绝对不敢想的生活。火车里暖气不足、我更没有睡意,也生怕这是一场梦,醒了又会回来,就这样闭着眼睛思绪万千。火车咣咣当当走了一夜,到达天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出了车站,迎着满天朝霞、望着初升的太阳,呼吸着冷冽的空气,我对自己说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是大学生了。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5:38 | 那三届 | Comments(0)

冯革:感谢参与那场变革的所有人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冯革:感谢参与那场变革的所有人
(四川大学77级大学生)


d0007589_12083511.jpg
冯革的高中毕业留影

77年高考那一年,我正在成都的一家国营冶炼厂当学徒工。早中晚三班,一个礼拜轮换一次。自打知道恢复高考的消息后,我一直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还好,高中课本没有被扔掉,于是自主地开始了复习。

工厂三班倒,最喜欢上中班,下午5点上到半夜12点,下班后在厂里宿舍楼一觉睡到早上8、9点钟,睡醒后立马投入到考前复习中。承蒙工厂领导开恩,在临考试前给报名参加考试的职工放了两个星期假,让大家抓紧时间复习。

我们厂报名参加高考的工人总共36名,有66、67、68年的老三届高中毕业生,也有像我一样的73、74、75年毕业的新三届高中毕业生。年纪最大的35岁,多数人都在26、27岁上下,像我这样十几岁的占少数。但不管怎样,大家从内心里都感受到了恢复高考对自己的意义,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拼命地复习,争取考出好成绩。

记得最后,我们厂考生收到体检通知书的一共只有五位,最后获得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只有我和另外两位老三届高中毕业生。后来听说,另外两位获得体检通知书的考生考试成绩非常好,但因为政审不过关,没能在当年的考试中得到进入大学学习的机会。那个年代,政治因素还是衡量一切的首要标准,很遗憾我的两位工友没能如愿。

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下着一场小雨。我因为头天晚上夜班正好回到家里休息,朦胧中有人敲门把我叫醒,说栅栏门外有人找我。于是我下楼到锁着的大栅栏后门去,只见同车间的师傅(恕我已记不得他的名字了)正站在门外雨中。看到我后,他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透过铁栅栏的空隙递给我,说“你的好消息”。我接过信,“你已被四川大学录取”几个字样跃入眼帘,那一刻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随后连连地对工友说“谢谢!谢谢!”飞身朝家里跑去。

弹指一挥间,77年恢复高考,不仅改变了我们个人的命运,事实证明后来它也改变了整个国家的命运。每念及此,不由地要衷心感谢那个变革的时代,以及领导和参与那场变革的所有人。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5:34 | 那三届 | Comments(0)

波涛:大学生活留下永远思念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波涛:大学生活留下永远思念
(东北师范大学77级大学生)


77年,我高中已经毕业,正在父亲工作的一家县医院做临时工。当时有政策规定,留在父母身边的唯一子女可以免除上山下乡,但也不能马上分配工作,只好做临时工混日子。

在恢复高考前上大学要靠推荐,表面上规定只有“政治思想过硬”的人才能被推荐上大学,其实还是要靠人际关系。

我想像我这样的人上大学恐怕无望,这样做临时工也是浪费青春,不如学点什么,正好身在医院,就近水楼台学点儿医吧。

学医要背生理解剖、药理,学中医还要背《汤头歌》《四百味》等等,这么多的东西哪里背得下来?于是我就开始学习各种“记忆法”。你别说,这“记忆法”还真管用,让我背下了许多厚厚的医学书。

打倒“四人帮”后宣布恢复高考,使我们这些可以参加高考的适龄青少年振奋不已。本来我是准备考医的,但是当地政府突然说是要做一次“预选”,在参加正式高考前县里先刷掉一批。听了这个消息我有点急了,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复习物理、化学等,只好该攻文科。后来“预选”被上面叫停,但是我已改攻文科,只好考文科了,而文科基本就是一个背,我学医时的“记忆法”大显身手,高考成绩下来,我的成绩高出入取线近70分。

我考进了东北的一家师范大学中文系。那时师范大学不仅免除学费,伙食费都不要,不像我后来的留学时代那样需要整天为衣食奔忙,因此一心一意地学习就可以了。同学们也都是这样,盼望已久的学习机会得来不易,每天都争着抢着到图书馆占地方,边学习边读书。

那时正处于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动时代,“思想解放”、“拨乱反正”的新词不绝于耳。中文系学生更处于新文学思潮的冲击中,各种新作品、新理论层出不穷,我们每天都处于探求与激动之中。

“朦胧诗”带来的崭新的意象、激荡的情感及对固有语言的颠覆,使我们兴奋不已,北岛、舒婷、顾城……那深沉而凄美的诗句冲击着我们的灵魂,我们也成立诗社,组织诗歌朗诵会,系里的墙报上张贴着我们创作的诗歌,抒发着我们积压在内心的悲愤与憧憬,朗诵会上,我们嘶哑的声音常伴着闪烁的泪花……

那时的同班同学和现在不一样,现在都年龄相仿,当年因为是第一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而高考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断了10年,积蓄了10年的考生,年龄跨度很大,最大的学生和最小的学生竟然相差十几岁。我那时算年龄小的,我哥哥比我大10岁,而我哥哥的高中同学成了我们的班长。

虽然学校吃饭不花钱,但是对我们这些正在长身体的年轻学生来说,供应伙食是吃不饱的,那个时代也没有打工这一说,我们的零花钱也都很少。到了晚上,总是饿得肚子“咕咕”叫。这样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就坐在一起,谈论各种好吃的东西,搞“精神会餐”,类似于“画饼充饥”。

物质非常贫乏,娱乐也很少,但是我们学习热情却是高涨的,除了吃饭和睡觉外,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而77级大学生,后来也大都成了中国各个领域的骨干。

那时同学们的感情也很纯真,同学们之间的友情非常深厚。至今,我还深深记得毕业时送两名新疆的维吾尔族同学回新疆时的情景,大家依依惜别,泪流满面。

在毕业时,我们每人有一本纪念册,写着每个同学的留言。在我们全体同学的毕业纪念册的扉页上,写着我的题词:“即使白发的积雪淹没了我们的头顶,我们也会在这51根通往心灵的琴弦上,奏响我们青春的交响。”

如今40年光阴过去,我们天南海北,有的同学已经不幸早逝,琴弦残缺,深情犹在,我们仍然会在心中奏响青春的交响,为了那些难忘的岁月与深深的怀念。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5:29 | 那三届 | Comments(0)

李克強:私と北京大学のストーリ(あなた訳)

中国語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我们拟将《李克强:我和北大的故事》转载收入文集,作为代序。现有中文版,需要日文版。现在网上公募一下,看看有谁愿意翻译?暂无稿酬,但是一定注明译者。


# by li_japan | 2017-11-14 14:01 | 那三届 | Comments(0)

吴小玲:我又哭又笑报告了录取喜讯

日语版 中文目录日语目录

吴小玲:我又哭又笑报告了录取喜讯
(苏州丝绸工学院77级大学生)


d0007589_17041796.jpg
相隔40年,吴小玲与当年的同窗合影

40年!真不是一个短暂的时光!况且一个人成年后的40年、那将是永远的记忆。40年前的1977年11月,中国开放了关闭十年的大学高考大门。据说那时有570万人报名考试,最终录取了27万名大学生。我幸运地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是1976年高中毕业,随后按毛主席指示下乡劳动,被分配在湖北省浠水县的一个知青点。“知青”这个名词、代表了一代人所经历的“苦难”和“磨炼”。我们的知青生活,是每天面临着一望无际的田野、漆黑的灶台、分配的大米和免费的井水;我们的梦想就是如何早日回家……

当国家公布恢复高考制度时,最激动的是我的父亲。他没日没夜地为我收集复习资料,成叠地抄写过去的考试题。我父母都是家里的长子长女,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为了弟妹都放弃了考学机会,所以特别期待我能抓住这个机会。那是冬季,知青点没有电灯,我记得拿着手电筒在被子里看题目,那些苦难而又充满着希望的日子真是我一辈子生活学习工作的动力。在父亲的指导下,我参加了湖北省高考。

d0007589_12113650.jpg
40年前参加高考时的吴小玲

我非常幸运,那天我接到了省里寄给我的录取通知书!我极度兴奋,应该是高声地叫了起来!一会儿又听见知青点同学的哭声,我想她们一定为自己的将来在担心。那时村里没有电话,我找到去县城的拖拉机,从县城邮局给妈妈单位打了长途电话,那时的我又哭又笑地报告了我被录取的喜讯。

1978年3月5日,我再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去苏州丝绸工学院(现苏州大学)报到。那时铁道还不发达、我是乘着长江轮船去上海再转火车去苏州,花了两天三夜。

大学四年,为我们这批幸运儿奠基了人生!为祖国发展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每一位同学都珍惜来自不易的大学时代。今天,我们都在不同程度上成为了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

高考制度开放了40年!我衷心感谢邓小平时代的正确决议,我感谢我的父亲,我感谢四年的各位教师,我感谢同窗的学友们。我们工作得出色、生活得美好、多多贡献社会,才是对大家的最好回报!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编辑部注释
原载《2017-07-25 中文导报网》和《中文导报》,衷心感谢!
根据作者要求进行了一些修正,还有一些加笔加图。


# by li_japan | 2017-11-13 18:17 | 那三届 | Comments(0)

李克强:我和北大的故事

日语版 中文目录 日语目录

四十年前,也是在这个季节,在当时中国乡村一块极贫瘠的土地上,我开始准备参加高考,并由此和北京大学结缘。

在填写高考志愿之前,我曾收到一位邂逅相识的学者的来信。他早年毕业于北大,深以为那里藏有知识的金字塔,因而在信中告诫我,要珍惜这十年一遇的机会,把北大作为唯一的选择。

当时的我多数时间是和乡亲们一起为生存而忙碌,几不敢有奢望。在生存欲和求知欲的交织驱动下,我还是在第一志愿栏里填下了本省一所师范学院的名字――据说在师范院校读书是不必付饭钱的。

即便如此,我对北大依然存有难以抑制的向往,于是又在第二志愿的栏里填下了北大的字样。大概是因为北大有优先选择的权力,她并没有计较我这近乎不敬的做法,居然录取了我。

更难预料的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从修本科,到读硕士、博士研究生,我竟做了北大近十年的学生。在这段时间里,知识以所谓“爆炸”的速度扩展,知识的传播场所和手段日益多样化,但我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考试来做北大的学生。从某种角度说,我来这里寻觅的不仅仅是知识,亦是为陶冶一种性情,修养一种学风。

北大的性情、学风,或者说是北大的精神,在北大的先生们身上表现得尤为典型。

记得我初留北大工作时,去参加校外的一次会议,住在西苑饭店,并和季羡林先生同住一室。季先生参加会议的态度很认真,不论大会小会,他总是准时参加,而且正襟危坐。

会上发言人离题的事常有发生,这时,季先生便用手指在大腿部不停地滑动。我抑制不住好奇,问季先生在做什么,季先生答道,这个时间可以用来复习外语单词。我想,季先生大概是在回忆他所研究的死文字。他显然是不愿意让看似零散的时间闲置。

当时我正翻译一部英国的法律专著,英国的法律著作中常有一些古词语,既难懂且难译。我遇有一词,实在弄不通,只好打扰季先生,请他释难。季先生当即作了回答,但同时又说,你可以先这样译。我一时还不理解他说的“先”字是什么意思。这天晚上,季先生没有在会上住。

第二天返回后,他又向我说明了这个词的来由,有几种含义,解释得近乎详尽。我不敢想象季先生是否因为这件事而返校,但我敢肯定季先生当晚认真地查阅了这个词。也许,季先生并不是一定要向我传授某种知识,他的所做所为,实质上是在诠释着“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的含义。

执著地追求真知,以平常心态对待学术之争、相左之见;崇尚真理而不图虚名,不注重所谓的体面与尊严,是北大的许多先生们所表现的一种精神,由这种精神修养成为一种性情,就有了为尊者不骄,待愚者不矜的风范。
d0007589_10481297.jpg
1981年12月,李克强与北京大学老师及同学合影(前排左二为为龚祥瑞)

我在读本科的时候,30年代曾留学英国的龚祥瑞先生向我们讲授英美法律课程。7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正开始涌动着新技术革命的浪潮,并且向社会领域侵袭,计算机也在与法律联姻。

龚先生认为有必要向国内介绍这种动向,于是便草拟了一篇文章。但他同时又以为,他的学生们,作为面向未来的一代,应该对此有更浓的兴趣。因此,他把文稿交给了我,并要求我作补充乃至删改。

大概是因为我当时还年轻,更因为我常受先生们那种寻常心态的感染,竟然毫无顾忌地按龚先生的要求做了,而且是以平常心交还给他。龚先生收到修改稿后当即认可,并把我和他的名字并列在一起拿到一家法学杂志去发表。当时的法学杂志种类还很少,可以推测,编辑部之所以愿意很快发表这篇文章,主要是因为署有龚先生的名字。

在北大,学生与先生所具有的某种平等关系,是基于对知识的尊重,对真理的崇尚。面对知识与真理,无所谓个人的体面和尊严,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师道。但这并不意味着教不严,相反,正基于此,先生要求学生掌握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更要懂得知识的分量,所求的应是真才实学,而不应是其他,或是虚幻的光环之类。

90年代初,我在职攻读北大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当时北大对在职和在校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几乎同样要求,尤其是在公共课方面,考试频频,即使是脱产学习,也已不轻松。而我边工作边攻读,又不停地应付考试,以致于疲劳过度,曾大病一场。

对此,学校的政策是,可以延期,但不能免除考试,而这些考试恰恰是最需费力准备的。我只好在大病初愈后,再和许多比我小十岁之多的“同窗”们一起去应考。我也由此感受到,先生给学生们的机遇和挑战都是均等的。

当我写完博士论文,自觉尚可后,便请厉以宁先生准予进入答辩程序。厉先生当即开出了一张评审人员的名单。按照规定,只要有十几位具有高级职称的人员参加评审即可。但厉先生开出的这张名单中的人却都是国内经济学界的大家,甚至可以称为权威性人物。

厉先生说,这些人所看重的只是论文本身的分量,而不会在意论文的表面或其他与学术无关的东西,这样做对你有益,可使你的论文得到真实的评价,经得起各种检验。

就因为这张名单,我把论文又一次修改,将答辩的日期推迟了半年之久。我由此亦体会到,教之严同样是基于对知识的尊重和对真理的崇尚。

北大能拥有一大批第一流的学者在这里执教已属幸事。更为可贵的是,他们不仅向学生讲授知识,而且和学生们一起去用心体会真知的含义。从而使这座古老的学府可以保持其动人的风采。

作为一座学府,可珍贵之处并不在于外在的华美,甚至不在于对知识财富的占有,而在于其内在的力量,一种可以永久延续的传统。这种传统不会因知识更替而中断,因为它具有超越的价值,具有再造知识财富的能力。

对北大的传统体会尤深的自然是北大的那些先生们,他们在用身心进行着传授。于是这传统便被人格化了,表现为一种境界,一种品格。这种品格和境界经过时间的孕育,便衍生出一种气度,一种有容乃大的气度。

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曾告诉人们这样一个并非是自然界独有的道理,海之所以为百川王者,因其善下之。以虚怀若谷的气度去对待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善待他人所具有的即使是些微的聪明才智,能不创造出辉煌吗?

北大的百年史是辉煌的,又是时生波澜的。但总有许多北大的先生们既置身其中,始终表现着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又不失学者的心态,潜心探索着自然、社会和人类的未知。正是因为有他们,这座古老学府的精神与血脉得以传承。

谢思敏推荐:克强的这篇文章虽然是20年前写出来的,但堪称范文。(2017-11-13 17:57 于"77级40周年纪念准备"微信群,源自 https://mp.weixin.qq.com/s/1_NXnTS2PDZxdHiZCrAWuA。)
编辑者李扩建注:冒头的四,原文为二。


# by li_japan | 2017-11-13 17:57 | 那三届 | Comments(0)

後楽寮の俳句と俳画に関する行事

d0007589_09233946.png
d0007589_09235785.png

# by li_japan | 2017-11-05 09:24 | 俳句,漢俳 | Comments(0)

師弟の句碑

おもて
銀杏ちるまつただ中に法科あり 青邨

うら
東京大学名誉教授工学博士
青邨 山口 吉郎
山上会議所記念
東大ホトトギス会五十周年記念
東京大学教職員卒業生有志
昭和六十一年八月吉日

おもて
銀杏散る萬巻の書の頁より 朗人

うら
東京大学名誉教授理学博士
有馬 朗人
東大銀杏会十五周年記念
東京大学教職員卒業生有志
平成十七年十二月吉日


# by li_japan | 2017-11-05 09:18 | 俳句,漢俳 | Comments(0)

联合周报:在日那三届纪念高考40周年欢聚一堂并公开征文

  (联合周报编辑长貝龍报道)岁月留给每个人的记忆不尽相同,但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总有一群人会选择和被选择地走上相同的道路、铭刻上共同的心理轨迹。难忘的痛楚和幸福始终伴随着不停的征程,是吞咽还是宣泄?是闭守还是交汇?有这样一群人在40年后的今天又做了一次选择---

d0007589_12215524.jpg

  10月28日恰逢重阳节,在东京的数十名当年77、78、79级的中国大学生,举办了以“那三届”微信群名召集的聚会并发起征文活动,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经群主(77级北交大)李扩建的精心策划、多位群友的协同组织,众人敞开心扉、互诉衷肠、美食畅饮、欢歌热舞,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笔者以77级上师大的身份与会并作此报道,了解到群友中有多位从事文化艺术交流、中日两地贸易和在日本企事业中成为栋梁人才的精英。

  参加者来自北大、北交大、北师大、北中医、华东师大、华纺、华工、华中理工、華南師大、吉大、齐大音乐学院、厦大、山大、上大、上海財大 、上海师大、天外、西交大、西北农大、延大、浙大 、中国矿大等22个大学。在海外及中国大陆的群友当天热情呼应联动,如78级的广州医学院、南铁医和东北大等。

d0007589_12221175.jpg

  高明黎群友赋七绝情深意长:《重阳聚会》四载寒窗虽未识,而今倜傥聚扶桑,重阳煮酒君陶醉,耳顺风骚忆故乡。李群主以俳句作和:京の秋集まる四十路那三届/卌年後 那三届聚会 东京秋。

  即兴表演时,左艺用口琴吹奏老歌首当其冲,叶子闻声起舞挥动双臂,马玉辉调侃幽默独唱传神,吴敏饰阿庆嫂句句到位,凌甦群演胡传魁韵味老道,董黎民大哥的刁德一很“刁”很“得意”,笔者受鼓舞也以《敢问路在何方》抒发豪情……

  周华辛苦地联络了场地还设计了餐饮后即去观摩万圣节和去箱根享受温泉度假,虽当日没能实现后两场活动,群友们都已感激不尽幸福满满!

  会上李扩建群主宣布还将专门组织77级的专场交流、公开征集回忆录集中出版、乡村旅游休闲等丰富的活动,让这一大家庭不断地扩充规模、凝聚亲情、促进事业、精彩人生。征稿启事详见本页下方。


纪念高考恢复40周年征稿启事

  40年前,中断10多年的高考得以恢复,77年12月文革后首次高考的进行,是中国改变文革历史的象征性事件,揭开了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第一幕。那次高考改变了中国的历史,更是改变了我们每个人的历史。

  没有那次高考,我们不会成为大学生,更不会成为研究生,更不会有出国深造的机会,更不会有成为海外华侨和外籍华人的可能。

  40年中,我们既是中国进行改革的首批受惠者,同时也为共和国的建设和全世界的和平贡献着我们的毕生精力,更是在与国内同胞不同的地方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

  现在我们已经到达或者即将到达退休的年龄,今年是高考恢复40周年,这还不值得我们一起纪念一下吗?

  为了纪念高考恢复40周年,我们呼吁进行相关的纪念活动,并请大家把各自不同的高考故事写出来,将我们的人生轨迹的记录留给后人。日本的中文报纸已经进行了有意义的尝试,刊登了五人的高考回忆,供参考。 https://mp.weixin.qq.com/s/BGs0kgvP5OGe-Q-9d21aKA

  征稿题目为《中国恢复高考与我》,对象为由于高考的回复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那几届大学生们。

  本次征稿内容以高考为中心,重点为高考前后自己的变化。范围可以包含高考之前的插队、当工人、参军等的经历,和高考之后的大学和研究生的学校生活。最好能有相片和相关史料。截稿期限未定,定后网页公布。出国以后的奋斗经历将作为续集的内容。投稿顺序先提交中文稿,后提交日文稿。出版以双语对照形式编排。

来稿请发邮箱 77 at chn.jp
或者 914834421 at qq.com

高考40周年纪念委员会
(77级在日40名同学,名单略)


From 联合周报997期11月2日版 http://www.lhtv.jp/p12785.htm




# by li_japan | 2017-11-02 12:02 | 那三届 | Comments(0)